極限工作之登山向導:守護攀登者,挑戰0.0000007%人類經歷的世界

2410 月, 2019

登山向導,登山者的守護神

01

最近看了《攀登者》,電影裡沒有關於登山向導的描述。

參加攀登珠穆朗瑪峰(下文簡稱珠峰)的英雄們,全部都是國家登山隊裡的一員,西藏本地人傑佈不是向導。資料顯示,1960年和1975年兩次完成珠峰北坡登頂壯舉的貢佈(傑佈的原型)既是國家登山運動員,也是一名解放軍戰士,不是登山向導。

能成為挑戰珠峰的隊員,個個都是精挑細選,經驗豐富的老手,不需要向導也正常。然而在現實中,想要挑戰一座座難度高,自己又不熟悉的大山,沒有聘請登山向導,絕對是拿自個兒生命開玩笑的事。

以登山者的終極夢想珠峰為例,尼泊爾旅遊部在2018年明文規定:

“為了保證珠峰登山安全與登山者的人身安全,正式禁止個人登山者攀登珠峰及其境內其他山峰,外國登山者必須有本地向導陪同。”

自從1953年紐西蘭登山家埃德蒙·希拉裡和向導丹增·諾爾蓋成為第一批登頂珠峰的人之後,不斷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挑戰者去沖擊珠峰。

隨著20年前商業登峰的開放,登山設備的優化,挑戰人數大幅增長,相應的,遇難人數也急劇上升,至今已超過300名。尼泊爾旅遊部長表示:

“我們不會讓所有想去珠峰的人都去,然後死在那裡。如果身體和精神狀況不適合,那(去珠峰)就等於是合法自殺。”

如今當地明示禁令,登山向導的重要性可見一斑——TA們是登山者的生命保障者,100%的“守護神”。

攀登者的終極目標,珠穆朗瑪峰

02

登山向導是專業的登山者,專門為旅遊者提供導遊服務。

一名成功的登山向導能夠在壯觀的山區為客人提供令人興奮的旅遊和冒險,同時提供盡可能的安全保障。

若提到珠峰的登山向導,不能不提夏爾巴向導。

第一批登頂珠峰的登山家們,就是在夏爾巴向導丹增·諾爾蓋的帶領下才能完成創舉。在今天,只要是選擇在尼泊爾珠峰南坡登山路線的登山隊,幾乎每一支都有夏爾巴向導。

夏爾巴人是聚居在喜馬拉雅南麓海拔將近5000米的索盧坤佈地區的特殊族群,現存約有4萬人,主要居住在尼泊爾境內,中國西藏大概有1000多人。

長期的高山缺氧生活另夏爾巴人的肺活量極大,血壓很低,擁有天生的登山神力。事實上,攀登珠峰的大部分記錄都是由夏爾巴人所創造的,成功攀登珠峰人數最多,無氧登頂人數最多,還有登珠峰遇難人數最多。

珠峰商業登山未出現之前,只有不到500人次成功登頂,商業登山出現後的20年裡已經大約有6000人次登頂,這裡面絕大多數是夏爾巴人作為向導帶著客戶完成的。

牛X的夏爾巴向導

03

登山向導的工作總是絡繹不絕。

以珠峰為例。

“即便你沒有強健的體魄、沒有任何登山經驗,但只要想去體會一下那個只有0.0000007%的人類經歷過的世界,其他的都不是問題,因為金錢可以解決。”

商業登峰燃爆的廣告足以讓渴望征服世界之巔的挑戰者們摩拳擦掌,蜂擁而至,牛逼的登山向導(大多為夏爾巴人)都會遭到一輪哄搶。

TA們被稱作“喜馬拉雅天梯”,一對一地帶領登山者攀登,登山者的安危系於TA們的體能與判斷。一些向導還會在沖頂之前承擔物資運輸和建營任務。

眾所周知,爬珠峰的時間很關鍵,就是《攀登者》電影裡反復提及的“窗口期”和“登頂時機”。

由於山上的嚴峻氣候,每年的爬山季就在4月到5月間,全世界的挑戰者們都會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匯集在此。

4月份主要是“修路”、運輸物資、適應環境。各國登山隊會先聘請夏爾巴人上山“修路”:架設全長達7000米至8000米的安全繩,起到後勤運送、導路、輔助攀爬和一定程度上保障隊員安全的作用。

真正的挑戰時刻在5月上旬到5月底,基本就是十幾天的時間,期間隨時監控天氣,尋找最適合登頂的幾天,這就是近年來“珠峰堵車”的原因。

登山向導在這個時刻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無論是帶領隊伍順利登頂,還是堅決下撤。

令人膽戰心驚的”珠峰堵車“

登山向導肩負著保障挑戰者們生命安全的重則。

曾經14次登頂珠峰的高級登山向導紮西次仁,對珠峰的了解無人能比,但每次登山都心存敬畏,極為小心。

“失溫、缺氧、體能衰竭……各種各樣的要素都可能在爬山過程中給你帶來生命風險。我2015年攀爬珠峰時還遭遇了地震,在海拔7000多米的高度,我就眼看著山體在移動,所幸逃避及時,沒有發生人身傷害。”

紮西次仁表示,每位登山者都以降伏珠峰為傲,並為此經歷了漫長的準備,“一般需要5年,最快也要3年”。眼看著目標就在眼前,很多人會失去對危險的判斷力,甘願以命相搏,把登山向導的下撤建議置之不顧。

“哪怕只剩下1米,罵也要把他罵下去!”

來自西藏某探險公司,已經7次登頂珠峰的資深登山向導羅佈如此說。

登山向導的重要職責之一,就是時刻觀察登山者的身體和精神狀態,當危險出現時,判斷他們能否應付。如果不能,果斷下撤。

為此,羅佈所在的公司為珠峰沖頂設置了嚴格的關門時間:從海拔8300米的突擊營地出發後,超過9小時未能登頂則必須下撤。

羅佈的一根手指在執行一次高山救援任務時嚴重凍傷,不得不截肢。這也是許多高山向導們為了登山者的安全付出的代價。

登頂不易,下撤更是危險

04

就算是夏爾巴人,要成為一名登山向導也非常不易,考核條件相當苛刻。目前拿到認證的夏爾巴向導僅有數百人。

登山向導需要經過嚴格的認證程序,除了最基本的體能要求,還包括各種各樣的技能考核,通常需要幾年才能完成。

世界上最廣泛認可的認證形式是通過國際高山導遊協會聯合會(IFMGA)。他們提供一種標準化的登山攻略培訓形式,供世界各地的各種認證團體使用。申請者們可以通過各種不同的認證協會進行培訓,成為登山向導。

大多數協會的認證過程分幾個階段進行,有抱負的向導必須參加涵蓋所需技能的課程,然後在技能集中接受測試。為了獲得認證,可能需要幾套培訓和測試。

IFMGA認證機構為不同的登山風格提供三種不同類型的認證:高山、滑雪和巖石。

一位專業的登山向導所要求的技能是巨量和恐怖的。

基本技能包括定向運動、醫療訓練和急救程序。此外,高級攀巖訓練是必要的,以確保向導不僅可以攀登險峻的地形,而且還可以協助其他人這樣做。根據所尋求的認證水平,需要通過滑雪、冰川攀登和救援技術方面的培訓和考試。

一些登山向導需要在TA們計劃開展業務的地區進行額外的培訓,這有助於獲得特定山區的知識,以便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花上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學習山脈,登山向導就可以找到新的路線,確定緊急情況下的應急路線,保障客人的安全。

登山向導可以選擇自己單幹,也可以與旅遊公司合作。

獨立工作時,向導可能需要能夠滿足所有客人的需求,從食物到登山裝備。與公司合作,向導只需擔心如何帶隊,公司提供其他需要。

不少人更願意在自由職業的基礎上與旅遊公司合作,以節省時間,或者為自己而登山。

登山向導認證,含金量極高

05

來自瑞士的勞倫斯是格林德沃地區的登山向導,說到與客人的相處之道時,他如此說:

“我們經常獨自在外,尤其當需要幫客戶做決定並要對其負責時,壓力還是很大的。向導這個工作絕非易事——你得在正確的時間安排合適的行程,既能激勵客戶又不能太過超出他們的能力。通常情況下,相處都很愉快,但遇到惡劣天氣及或出狀況時,也挺棘手的。”

娜迪亞來自意大利,是本國少數幾位合格的女性登山向導之一。

過去20年裡,娜迪亞一直在攀登最難到達的路線,她了解高山的壯麗和令人驚嘆的風景,深切體會其中所帶來的危險和刺激。娜迪亞覺得通過教導客人們如何攀登和馴服白雪覆蓋的山峰,可以把高山的原始美帶到世界上來。

“作為一名登山向導,意味著引導人們去穿過山,他們缺乏經驗或僅僅是缺乏勇氣自己去做。我喜歡引導熱情的人,那些想攀登某座山的人,不論是因為他們對它有著美好的回憶,還是因為他們想讓自己經受考驗。真正熱愛自然的人都想這麼做,他們心裡有這種感覺。”

《攀登者》裡,西藏美女黑牡丹說“珠穆朗瑪對她們來說就像母親一樣”,夏爾巴人也是對大山充滿了敬畏:

“人征服不了山,人能做的只是攀爬上山,就像孩子爬上母親的膝頭。”

登山向導,不得不讓人由衷敬佩。

登山向導,讓人由衷敬佩

(本文說有圖片來自 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