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駕遊箭扣長城,趙大哥凌晨護送女教師爬山,一句話溫暖一輩子

2410 月, 2019

北京范圍內的長城,綿延600多公里,到北京旅遊,不到長城去,會多少有點遺憾。尤其是受了“不到長城非好漢”的感染,一定要到八達嶺這塊寫著“不到長城非好漢”的石頭前打卡合影。

但對於我這樣以攝影為旅遊目的的女教師來說,到八達嶺長城,已經遠遠不能滿足我的需求了。八達嶺長城的各個角度、不同時段,已經被廣大影友拍遍了,拍不出新意。

而箭扣長城、司馬臺長城、金山嶺長城,是個大長城畫冊上上鏡率最高的,如果沒有拍過這幾段的長城,就不能說自己是真正的拍“長城影友”。

我借到北京自駕遊的機會,利用一周時間,專門拍攝了箭扣段長城。這一周時間,既讓我拍攝了上萬張箭扣段長城的圖片,也讓我體會到了人間濃濃的真情。

這是我的爬箭扣攻略圖

我是一人一車自駕遊北京的,拍攝箭扣長城要想有好的效果,最好凌晨爬山,趕在太陽升起之前到達“北京結”。這裡海拔大約1200米左右,是拍攝“西大墻”的最佳地點,當太陽升起時,第一縷陽光照射在“西大墻”上,由於這一段長城走勢平緩,一路漸漸拔高而通往箭扣的最高點——九眼樓。效果非常震撼。

這是當天凌晨拍攝月亮,可惜沒有一箭穿心

飛機飛過了月亮上部

這裡簡單交代一下:箭扣長城位於北京懷柔西北八道河鄉境內,“西大墻”、“北京結”等這些名稱,並不是長城的某個點的名稱,是影友自己起的名字,在攝影界比較通用,在地理標註上是沒有的。

箭扣長城距離懷柔縣城30多公里,這一段長城是屬於“野長城”,沒有被開發成為旅遊景點,長城大多坐落在懸崖峭壁之上,地形險峻,山勢跌宕起伏,曲折多變,深受“影友”和“驢友”的喜愛,每年都會有“驢友”墜落的新聞。

雖然“明知山有虎”,也抵擋不住驢友“偏向虎山行”的熱情。當然,我也是其中一份子,還是一枚一人一車的“女影友”、“女驢友”。這次的拍攝經歷至今令人難以忘懷。

箭扣長城修於明代,關於“箭扣”名字的由來,有兩種說法。

其一,明朝開始修建這段長城的時候,本來沒有名字。有一次,一位地方官員到這裡來考察,發現這裡十分雄偉,在群山之間就像一個“澗口”,就命名為“澗口長城”,回到北京城後,有感覺這個名字不妥,就想起了一句古話“一箭扣雙雕”。隨機就命名為“箭扣”。

其二,箭扣附近有段長城,在通過一極險之處時,由於下方是數十丈深的懸崖,長城沒有立腳點,古人便在此架設了兩根粗鐵梁,使長城在鐵梁上凌空昂然而過。這種說法應該是不靠譜的,因為人們到現在也沒有找到長城在鐵梁上架設的地方。

我是2013年10月中旬去的,前一天從懷柔縣城出發,到箭扣山腳下的一個叫西柵子村,傍晚時分,住在一戶姓趙的農家樂裡。晚上在他家和他家人一起吃的家常飯,連同一晚的住宿費60元錢。

吃飯間,我給趙大哥說明來意,提醒他第二天早上4:00我要爬山,趕到天亮到達“北京結”。當時他家只住了我一個遊客,趙大哥就問我:“你的同伴在哪家住宿?明天早上是他們過來還是你過去和他們匯合?”

“我一個人。”

“黑燈瞎火的,天還沒亮,你一個人能上山?”

“我有手電,我必須天亮前到達北京結。要不然拍照就沒意思了。”

“山路沒有臺階,只有踩出來的小道,分叉很多,你會迷路的。”

“沒事,我試試看,我一定要拍到西大墻的美景。”

“從這裡爬山,到北京結需要兩個半小時,還是體力好的人。”

“為了攝影,豁出去了。”

“一個人很危險,即就是沒有壞人,也有野獸的。”

“攝影的三腳架可以對付不?”

“這一帶到沒有聽說有猛獸,但是稍微有個動靜,你一個女孩子,不害怕嗎?”

“怕,但我還想試一試,實在不行,今晚我再回來,明天再拍。”

早上3:30,趙大哥準時叫醒了我,我收拾停當,按照預先計劃的4:00準時出發。

趙大哥給我開的院門,踏出院門,一片漆黑,我一下子就打了個激靈。但還是懷著“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打開手電走了。

誰知趙大哥一直跟著我,一手拿著砍刀,一手拿著木棍。

“大哥,沒事,你回去吧。”

“我也想在長城上看看日出。”

剎那間,一股暖流湧上我的心頭,趙大哥哪裡是想看日出呀,分明就是為了護送我。

“大哥,一來一回需要五個多小時,我該怎麼感謝您?”

“你是我多年遇到的第一個奇女子,你一個人上去,我會一整天不安的。”

就這句簡單樸實的話,我至今記得清清楚楚,一字不差。這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了。

有了趙大哥的護送,我的心一下子像百靈鳥一樣歡快起來。

山路,並不好走,就是一條羊腸小道。包括我登上箭扣“野長城”,就體會到了“世上本來沒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趙大哥一路上一手拿著砍刀,一手拿著木棍,不斷地敲打著一旁的樹幹,這樣對周圍的小動物也是一個驚擾。

趙大哥告訴我,到長城上的這一段山路還算比較好走的,雖然是小路,但經過旅遊的不斷踩踏和摸索,小路蜿蜒曲折,不算太陡峭。長城上“西大墻”到九眼樓,以及到“北京結”,也比較好走,最可怕的是“鷹飛倒仰”和“天梯”,那是兩端幾乎垂直的長城。

由於驢友的不斷踩踏,許多地方都已經松動了,爬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提醒我還帶著將近30公斤的攝影器材,在這兩段最好把相機收起來,專心致志爬長城。有些赤手空拳的小夥子都感到害怕。

雖然我做了旅遊攻略,也從網上查了那段危險的長城,但經過趙大哥的提醒,心裡也就有數了。

6:40我們終於到了“北京結”,距離日出也就不超過20分鐘吧。真的感謝趙大哥,他一路背著我的將近20公斤的攝影包,如果是我一個人上來,不要說擔驚受怕,到這裡可能天就大亮了,肯定拍不到日出了。

也感謝趙大哥,給我準備了一雙手套,戴著手套,爬山就方便多了,抓住樹枝也不怕劃手了。

當東方泛起了魚肚皮時,到達“北京結”的遊客還是只有我們兩人。趙大哥也成了我唯一的模特,正是有了人物的點綴,照片才有了生氣。

“北京結”上這棵不到碗口粗的松樹,是眾多影友的“網紅樹”,不知有多少影友,就像我一樣,為了拍它,準備了十幾個小時,而它最美麗的瞬間只有短短的不到十分鐘。萬幸還增加了人物,太感謝趙大哥了。這張照片也掛在了趙大哥農家樂的墻上。

我不知道為什麼把這個地方叫“北京結”,也許這裡是三段長城的交匯點吧。據說,這棵松樹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了,長在長城的磚縫裡,估計營養不良,也只有碗口粗。

從這裡俯瞰“西大墻”,第一縷陽光照射在“西大墻”上,就象一條金色的巨龍飛舞,如航拍一樣。

遊客漸漸多了,天也亮了,趙大哥也就要下山了。

臨走還叮囑我:“丫頭,下午早點回來,我給你做好吃的。”

大哥的話又一次感動了我,眼淚在眼角直打轉,我使勁點點頭,給大哥比劃了一個V,就朝著“鷹飛倒仰”方向走去。

從“北京結”到“鷹飛倒仰”這一段,雖然長城上幾乎沒有路,全是長滿了各種小樹,但是地勢稍微平緩,走起來也不是多困難。

可怕的是“鷹飛倒仰”,這裡地勢險要,長城大約是70度的陡坡,幾乎是垂直的。這個名字的由來就是非常形象的比喻。老鷹從這裡飛過的時候,都要像跳高運動員過桿的時候背躍式,才能過去,可見有多險峻。

驢友大多是六七個人一夥的團隊,統一地組織,有領隊有斷後。都是清一色的登山裝備,連手套都是很專業的。哪像我傻乎乎的連手套都沒有戴,還是趙大哥送我的。

如果不是像我這樣的攝影狂,建議不要一個人爬箭扣,一定要六七個人,有專業的登山經驗的人帶領下才可以。

“天梯”就更險了,只能容納一個人過,估計這也是萬裡長城最窄的地方吧,我感覺最窄處不足1米,還是直上直下。

還好我跟隨著一支有六七個人的戶外團體,在他們的幫助下,順利的翻過了“鷹飛倒仰”和“天梯”。

翻過“天梯”已經到了下午15:20了,帶的三瓶礦泉水,已經讓我喝掉了兩瓶。

“將軍守關”這一段相對比較平緩,這時體力已經快透支了,找一個稍微平一點的地方,也不管地上幹不乾淨,就一屁股坐了下來。打開帶的速食零食,不顧形象地吃了起來。

拍攝了最主要的“北京結”、“西大墻”、“鷹飛倒仰”和“天梯”,也就沒有什麼遺憾了,就加快了步伐。

一直走到距離西柵子村最近的澗口,天黑前下山回到了趙大哥的家裡。

趙大哥也不停地打電話詢問我的位置,回到家,洗把臉,熱騰騰的農家飯就端上了桌。

一頓狼吞虎咽、風卷殘雲,終於吃飽了。沒有一點淑女形象,看的趙大哥直笑。

連夜從西柵子村開車返回了懷柔,我要在懷柔休整一天,再次爬長城,下一段是從慕田峪到小佈達拉。

這一段長城主要拍攝景點是:

1、九眼樓:九眼樓為正方雙層建築,因每邊有九個了望孔而得名。因為這次爬長城是為了拍“西大墻”和“北京結”的日出,所以沒有到“九眼樓”,留下了小小的遺憾。

2、西大墻:這裡主要拍攝日出日落比較好,無論是陽光照射到西墻還是東墻,都猶如金色的巨龍騰飛。拍攝地點在“北京結”處,從這裡拍攝,有航拍的感覺。

3、北京結:也是日出日落拍剪影,白天拍這棵樹沒有效果,會很普通。

4、鷹飛倒仰和天梯:這兩處因為險要,拍攝機位不多,還要兼顧爬山,最好是下來後再拍,安全第一。

友情提醒:

1、拍攝這幾個地方,最好帶上帳篷,在“北京結”處露營,如果住在西柵子村,需要3、4點起床爬山,如果走錯道,可能會錯過最佳時機。

2、提前掌握好天氣,下雨天最好不要爬山。

3、最好六七個人組成團隊,互相扶持爬山,不要學我的樣子,很危險的。現在想起來都後怕,如果不是遇到好人,可能會發生危險。

4、攝影器材最好用雙肩包裝,可以解放雙手,穿鞋要穿登山鞋。最好帶上三腳架。

5、野長城攀爬有風險,只有驢友,沒有管理人員,注意人身安全,注意相機保護好。

路線:

最好自駕遊或者包車,可以從懷柔一直到西柵子村。

從京承高速懷柔出口——開放環島左轉——富樂環島直行——雁棲環島左轉到神堂峪方向——蓮花池——小橋。橋頭有一個商店,左邊有一個路口,左轉拐進這條路,一直就可以到達箭扣。西柵子村有還幾個農家樂,都有停車位置。可以提前住宿,第二天早上爬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