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闖”吉隆溝,珠峰到吉隆的故事——(穿越西藏12)

0811 月, 2019

2018年9月25日下午2點,在珠峰大本營寫下了一篇日記之後,我依依不舍的離開了珠峰,開始了自己接下來的旅程。

珠峰景區到吉隆路況不錯

一路沿著珠峰公路返回到珠峰景區入口時已是下午5點,雖然之前多次與興義的大哥哥、大姐姐們討論並邀請他們一起往阿裡方向同行,一起去岡仁波齊,但是因為時間關系他們還是沒能同行,非常遺憾。在珠峰景區入口大家即將分別,他們將沿318國道經定日返回拉孜,並沿青藏線出藏,而我則將沿318國道繼續往西經薩嘎後沿219國道(新藏線)前往阿裡地區。一陣寒暄同時相互祝福後,分別時姐姐從車裡拿了一包前一晚吃飯時我認為非常好吃的自制的油辣椒給我,那包油辣椒最後我一直帶回了昆明,真的非常好吃,我想,那個味道與這次珠峰腳下的相遇一樣,一定會讓我終身難忘。

珠峰到吉隆沿途美景

珠峰到吉隆沿途美景

從珠峰景區入口到薩嘎的路途中,在崗嘎鎮到薩嘎有一段是可以看見珠峰的,但是這一路看見最多的一座山峰卻是希夏邦馬峰,可以說是一路相隨,而最後我甚至還“誤入”了希夏邦馬峰腳下的吉隆縣。

遠眺希夏邦馬峰

珠峰到吉隆沿途美景,牛羊成群

希夏邦馬峰,全世界14座海拔8000米級雪山中,唯一一座全部在我國境內的雪山希夏邦馬峰有許多自然榮譽,它是喜馬拉雅山脈現代冰川作用的中心之一。周圍集中著面積約達6000平方公里的永久積雪和枯崗日山脈冰川。北坡橫對著長13.5公里的野博康加勒冰川,與達曲冰川形成兩條相守不相交的平行線,北山脊的東邊還有潔白的格牙冰川相伴。而南坡,綿延著16公里長的富曲冰川,其末端一直降到4550米的灌木林帶,最引人入勝的是海拔5000~5800米之間的冰塔區。蒼茫大地,磅礴偉岸,是真正的“冰晶幻境”。巨冰雪崩,冰塔林立,銀光閃爍,站在遠方眺望,陽光下的希夏邦馬峰惟餘莽莽,巍巍壯觀!

希夏邦馬峰

希夏邦馬峰

希夏邦馬峰

如果說我這次西藏之行還有什麼遺憾,其中一個巨大的遺憾便是出發之前沒有做足關於希夏邦馬峰的功課,以至於在最後都已經“誤入”吉隆,來到了希夏邦馬峰的腳下,也沒有去親近她,而只是匆匆的擦肩而過、一面之緣。

下面來說說我怎麼“誤入”吉隆的吧!從珠峰景區一路行駛,來到崗嘎鎮以後看見路邊有加油站,於是我便進入加油站加油。

“請問你知道去薩嘎路況怎麼樣嗎?”我跟幫我加油的加油員交談到。

“這裡過去一路到薩嘎跟吉隆的岔路口都是柏油路,但岔路口到薩嘎一路都在修路,你要去薩嘎的話,開這轎車不是很好走。”加油員說到。

“今天你可以住在吉隆,明天再從吉隆走薩嘎這一段,晚上走不安全。”正在我跟加油員交流時,旁邊一位藏族越野車司機大哥說到。

崗嘎鎮

沿途村莊

沿途村莊

“哦,轎車能走嗎?”我繼續問到。

“可以走,但是今天已經很晚了,估計修路會封路,還有那一段現在都是在旁邊草原上開出的便道,天黑了你估計找不到路。”藏族越野車司機大哥繼續說到。

這時,迎面走來了兩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男女,交流後得知男的叫張拓,女的叫周麗,他們是北京來西藏旅遊的,到拉薩後花了1萬元錢包了跟我交流的藏族大哥的車自駕環遊阿裡大北線,今天他們要到吉隆溝,他們也極力勸我今天住在吉隆,也正是在張拓的介紹下,我知道了吉隆溝這個地方。

沿途美景

牛羊成群

從加油站加完油繼續出發,沒多遠就遠遠的看見了一個湖,爬上山腰處的觀景臺才知道這個湖就是“佩枯措”,一個由希夏邦馬峰與佩枯崗日山冰川融水形成的高原咸水湖,水域面積為300平方公里,是日喀則地區最大最美的高原湖泊,被稱之為雪域三大聖湖之一。我到達佩枯措已是下午6點半左右,太陽已經落得很低,觀景臺處於一個風口的位置,風特別大,但開闊的湖盆、碧藍的湖水與周邊雪山交相輝映,還是勾畫出了一幅粗獷的高原風光。相傳佩估湖底與西藏山南浪卡子縣境內羊卓雍措相通的,古時候有一位藏族高僧從古印度學藝回鄉。途徑吉隆佩估湖時,由於旅途遙遠而疲勞過度,將一個從印度攜帶身邊的木碗同包袱一同仍進佩估湖中。當這位高僧在來年藏歷4月15日時候往拉薩拜佛,徒步經羊卓雍錯湖時在湖畔拾到自己心愛的木碗而繼續向拉薩前進。如今去拉薩的路已不再經過這裡,這位高僧也成了人間塵埃。但佩估湖的神奇傳說卻流傳至今。

佩枯措

佩枯措

站在佩枯措觀景臺看希夏巴馬峰

美麗的佩枯措

佩枯措、希夏邦馬峰

高原的天氣說變就變,一陣雨雲伴隨大風而至,觀景臺也開始下起了雨,本來想多拍一些佩枯措照片的我也不得不草草收場,躲回車裡繼續趕路。

去往吉隆必須沿盤山公路一路爬行,然後在一路下行。到達吉隆縣時已是下午7點……

去往吉隆的路

日落吉隆溝

日落希夏邦馬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