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轉場 千年遊牧,逐水逐草的美好生活

0911 月, 2019

幾乎像永恒的約定,每當季節變換,生活在新疆阿爾泰山、天山、帕米爾高原的哈薩克牧民便開始浩浩蕩蕩的“搬家”;夏季來臨前從山前平原搬到深山裡,秋季結束後再從高山回到河谷低地。恰逢秋日北疆色彩極致斑斕的最美季節,在可可托海、在佈爾津、在獨山子廣袤原野上,我數次遇到了哈薩克族世代沿襲的遷徙場景,遷徙大軍連綿不斷,百萬牛羊、駝隊、騎馬揚鞭的牧人都是轉場風景,所到之處構成一幅幅頗為壯觀的重彩油畫。

地處阿爾泰山脈西南麓的小城佈爾津仿佛一座童話小城,高山逶迤,水草豐美,長途跋涉休整一天後,在額爾齊斯河濤聲的陪伴下,我們沿河而上,去尋找北疆美麗的金秋。路兩旁的穿天楊比著個頭瘋長,秋風在它們的枝頭輕輕一點染,便讓綠意盎然的枝葉泛出了金色的光彩。出城不遠,我們就幸運地遇到了夢想中轉場的視覺盛宴,這一段高山與低谷的落差足有幾十米,剛剛還是寂靜的山谷,驀然間,鋪天蓋地的牛羊就從山頂如洪水傾瀉般沖了下來,揚起陣陣狼煙,仿佛一幕正在上演的戲劇,一群過後又是一群,綿延不絕,規模巨大,一家一戶的羊群組成一個個方隊,好像受閱的部隊,陽光下,騎在馬上、手執長鞭的牧人投下長長的剪影,一群群的羊擁擠著,咩咩地叫著,行進在平時人和車走的路上,卷起漫天的塵土。山谷中回蕩著牛羊的叫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震撼人心,恰似千軍萬馬在征戰廝殺。

在一隊隊轉場隊伍中,全家男女老少都騎在馬上長途跋涉。走在最前面的,女主人在馬上抱著孩子,老人牽著駱駝躑躅前行,駱駝負重前行,背上承載著一家的全部家當,隨著牛羊緩慢前行。男人們勇敢強悍,騎術高超,騎馬跑前跑後趕著牛羊,處處彰顯著哈薩克牧民的風采,令人敬佩。遠遠望去,有如行走著一道道流動的生命風景線,連綿不斷、浩浩蕩蕩、風塵滾滾,很是生動壯觀 。牧民們一路上騎馬逐牛驅羊,風塵仆仆卻沒有任何的怨言,他們把轉場當做一年裡最盛大節慶般來享受。落日的餘暉中,牧道鍍上了金色,牧人、羊群、駱駝、馬和狗都鑲上了金色的光環,溫馨而又浪漫,這畫面那麼唯美,那麼和諧溫馨,那麼富有詩意,那麼撩人情懷,我唯一的能做的,就是把瞬間定格為永恒!近處是堅貞的生命,遠處是連綿的群山,這條道記載著多少哈薩克牧民的幸福與甜蜜、心酸與苦楚……

日出而牧,日落而息,翻山越嶺,餐風宿露,不畏艱難,隨遇而安!純樸的哈薩克牧民舉家長途跋涉,濃煙滾滾,風塵仆仆,高山峽谷、溝壑斷崖,阻擋不了他們的遷徙之旅,更加消磨不掉他們的堅強意志,哈薩克牧民大約是這個世界上不多的純正遊牧民族了!改變的只是時代,而他們古老的轉場方式至今沒有改變!牧道固然滄桑,卻承載著哈薩克牧民大遷徙的最大喜悅,走過這些坎坷,前面有豐美的水草,那裡是更好的家園。牧道雖然艱險,但延續著哈薩克牧民及牲畜向往新生活的份量和質量,走過這些艱辛,前面是美好生活的天堂。數千年來,一代又一代的牧民,一批又一批的牲畜,巡回走過,輪流踏過,輪回經歷著,不停希望著。

2013年6月作為新疆遊牧區域的天山被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之所以天山申遺成功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天山是體現垂直地帶性的典范”,新疆的草原分佈在新疆各個大山的各種高度上,也就是立體分佈的。轉場,其實就是在最低處的荒漠草原與高山上各種類型的草原之間往復移動,追逐隨著季節轉移的生存空間。同為牧區的內蒙古草原上的遊牧正在消失,已經把草場分給了各家各戶,草場被鐵絲網分割成一塊一塊的,這是因為內蒙古草原上的轉場是從高原的一處到高原的另一處,演繹的是地球上水平地帶性的故事。而新疆的哈薩克遊牧是在海拔高度在1000至3000米之間,從盆地向著低山、中山、高山轉移,或者相反,是隨著季節利用不同的草原,新疆的羊群和牧人則給我們講述地球上垂直地帶性的故事,所以,新疆的遊牧是真正的遊牧。

在神話和民間傳說裡,“哈薩克”的意思是“白色的天鵝”,這個名字寓意著哈薩克族群居和遷徙的傳統,有史以來,哈薩克人便騎在馬背上轉場,趕著牛羊,去追趕美麗的季節。在一年中每一個在美麗的季節裡,草場成了哈薩克人的巨大盛宴,他們敏銳地踩著季節的節奏,與之周旋、適應,永遠在路上,將“轉場”當作了生活的本身。真正的遊牧在新疆,難道僅僅是指那些數百公里的長途跋涉,從一個草地再轉到另一個草地嗎?真正的遊牧僅僅是指人在不同的季節使用不同的草地嗎?在遊牧中,在轉場中,牧人在與自然的砥礪中,永遠是在尋找能讓人生存下去的空間,這種生活方式與其說是老天賜予的,不如說是牧人們創造的,這與其說是適應自然,不如說是一種精心的制度設計,這種制度經過了幾千年的檢驗,都證明是合理的,這大概是人類那麼多謀生方式都消失了,而遊牧還存在的原因。在遊牧中,自然為人類設置無數挑戰,考驗著人毅力,可以說,遊牧體現的是人的智慧,人的意志。

阿爾泰山深處的大轉場,這一浩大、威武、震撼、感動的人文現象是遠古延續至今的人類最壯觀的遊牧生產活動,是活著的人類遺產。“一葉落而知天下秋”,透過今天生活在阿爾泰山的哈薩克人轉場的壯觀場面,不難想象幾千年來遊牧民族在金戈鐵馬中的大規模遷徙是何等撼天動地。他們年復一年的遷徙歲月,演繹著牧民們抗爭自然、戰勝自然,熱愛草原生活的傳奇人生!無論哈薩克人明天將會走向哪裡,轉場這種與大地相依的古老生存方式,永遠都將是這個民族不老的神話。此時的我,唯有用鏡頭真實地紀錄下這一溯源千古的畫面,為世上這一支純正的遊牧民族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