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仁波齊轉山(第一天)

0911 月, 2019

清晨8點鐘,從塔欽的川北賓館出發

三個人找了一個背夫大哥,我把睡袋和一件權當床墊的雨衣放到了大哥的包裡。

剛走不就,就遇到了一只可愛的汪星人!

昨晚晚餐時發現手背有點浮腫,向領隊大山要了一包頭痛粉,頭痛明顯緩解了。睡眠雖然很差,但早餐的一碗粥和一個雞蛋還是給了身體能量,抑或是多年轉山的夢想得到實現的興奮作用使然,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精神抖擻的大步向前。

與 遠處晨光中的納木那尼雪山相伴而行。

“納木那尼”在藏語中意為“聖母之山”或“神女峰”。它位於普蘭縣境內的喜馬拉雅山西段,海拔7728米,與岡仁波齊南北相望,兩峰相距100公里,是阿裡地區的最高峰。

精神對體力的支持作用很明顯,絲毫沒感到累。

9點多時,和背夫大哥走在第一梯隊,步履輕盈,神清氣爽!

珈亦一直不離左右

藏族傳說,這座雪山位列喜馬拉雅神女之五,主掌智慧福壽,也稱“第五神女”。

納木那尼方圓約200平方公里,六條山脊線上有數座6000米以上的山峰高低排列,東面形成了高差近2000米的峭壁。

這裡蘊涵我國喜馬拉雅山的最大冰川群,峽谷中傾瀉的巨大冰川由3道晶瑩的冰塔林組成,就像神話中的宮殿。1985年,中日聯合登山隊首次攀登納木那尼峰一舉成功。

包裡是珈亦為我轉山補充體力買的牛肉幹,大都給眼前這個聽話的“周珈亦”吃了。過後它自顧走了,但驚奇的是,在第二天轉山的路上,估計還有10多裡就回到塔欽的路上,又見到了它。

我相信它的靈性,從我第二次見到它,它路過懸崖邊時,突然對下面河水那屏息靜神的深深凝視,那是一種怎樣的入定啊,無論你怎樣呼喚它,都絲毫影響不了那種凝視,它的世界,我不懂,它的靈性,我相信!

與它一見傾心,如相識多年的好友。

背夫大哥60多歲了,一路上都是和一休哥一起,走在第一梯隊

岡仁波齊藏語意為“寶貝雪山”,它是岡底斯山脈的主峰,海拔6656米,綿延於中印、尼三國邊境地區。東邊是萬寶山,傳說釋迦牟尼腳踏過它;西邊是度母山;南邊是智慧女神峰;北邊是護法神大山。

岡仁波齊山冰清玉潔,形如半顆橄欖狀的水晶,直插雲霄,峰頂如七彩圓冠,四周有八瓣蓮花狀的群巒環繞。垂直而下的巨大冰槽與一橫向巖層構成個巨大的佛教“”符號。神山與眾不同,向陽面終年積雪不化,在陽光的照射下金光萬丈神山的背面卻長年無雪,與普通的雪山截然相反。

進入普蘭,只要天氣晴朗,很遠就能看見神山雄峻的獨特身姿,它就像位威嚴的君主做然凌駕於萬峰之上。峰頂晶瑩的白雪映襯著湛藍的神湖,讓人心醉神迷。

岡仁波齊是佛教、印度教、耆那教和苯教共同的信仰中心。佛教典籍中的須彌山指的就是這座山,它被稱為世界的中心,相傳是釋迦牟尼的道場,守護十方之神諸菩薩、天神、人、阿修羅和天界樂師都雲集在神山周圍,聆聽佛祖講經。

藏傳佛教認為它是密宗勝樂之無量宮,周圍的山河均為勝樂宮的一部分,藴藏著深奧的宗教含義。

神山聖湖曾被尊為古象雄王國的“神魂山”和“神魂湖”。“萬神殿”岡底斯神山又是眾多佛、菩薩和高僧大德所加持的聖地,歷史上蓮花生、阿底峽大師等高僧均在此修行。

印度教派稱其為“喀拉斯”,是大梵天的駐錫地,他與妻子喜馬拉雅之女烏瑪在此永恒修定,瑪旁雍錯則是烏瑪沐浴的地方。它還是濕婆神的天堂,是主宰世間一切的地方。

貌似柔弱的小姑娘時時和lili,一路上輕松自如,起碼給我的感覺是,在遛彎!

每個人都有他的不可能,只有你,岡仁波齊,是無限之極。

印度教還認為它周圍的8座山峰是財神的寶庫。古耆那教把岡仁波齊神山稱為“最高之山”,認為它是獲得解脫的聖地,也是祖師“曲卻”苦修得道之地。

西藏最原始的苯教也發源於這裡。苯教徒認為,地為八瓣蓮花,天為八幅傘蓋,岡底斯山就是傘柄和蓮花之根,為世界的中心及天神使用的天梯,居住著360位神靈。

一向自詡記憶力不差,尤其是轉山,是我多年一直的夢想,可是難以理解的是,轉山的過程和細節,在轉山結束後,竟大多想不起來了,只記得一個累字,到現在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唯有這些圖片 ,是唯一的一點記憶,也許,能“看”到的,真的只是圖片了。

也許,老天是以這種方式告訴我:你必須還要去大北線,再去轉山!我寧願相信這個解釋!更高興是這樣的理由!

那些沿途無處不在的風馬旗,寫著細密的經文,仿佛梵唄輕吟,柔聲細語,迎風飄揚。

就是這條礫石的路,草坡的路,山崖的路,這條冬雪夏雨的路,陽光季風的路,走過了多少代人,那些操著不同語言懷有不同信念的人,那些已逝者,此在者,未生者。我就走在無數代人已走過,還將有許多代人要走來的山道上,感受著今生於己無級變倍的幸福!

拉曲峽谷風光壯麗,道路平坦,一路上大多與雲飛一起走,拍拍停停。

體力超好 的Lily,自己根本趕不上她和時時姑娘的速度。

11點多到達經幡廣場和雙腿佛塔,這裡是拉曲峽谷的谷口。大家走到了一起

神山岡仁波齊孕育了250多條冰川,它與聖湖是亞洲四大河流的發源地。

令人稱奇的是,發源於此四條以動物命名的河流,同時出發,卻朝著不同的方向流去,行程數萬裡後又走到同一個歸宿地一印度洋。

獅泉河是印度河的上遊;

象泉河流入印度境內成為薩特累季河;

馬泉河是雅魯藏佈江的源頭,進入印度後成為佈拉瑪普特拉河,在孟加拉境內與恒河相匯;

孔雀河則是恒河支流哥格拉河的上遊。

在人們的心中,這裡成了萬山之祖、眾水之源,匯集一身神奇和宗教魅力,岡仁波齊當之無愧成為亞洲最為著名的宗教聖地

信徒最大的夙願莫過於去岡底斯山朝聖,即使死於朝拜途中也是一種莫大的幸福。

每年,眾多來自印度、尼泊爾、不丹以及我國的信徒不遠千裡,歷盡艱苦來到這裡,轉山轉湖朝聖祈福,了卻夙願。近年來,很多旅遊者和探險家也紛紛加入了朝聖之列。

就是這條礫石的路,草坡的路,山崖的路,這條冬雪夏雨的路,陽光季風的路,走過了多少代人,那些操著不同語言懷有不同信念的人,那些已逝者,此在者,未生者。我就走在無數代人已走過,還將有許多代人要走來的山道上,感受著今生於己無級變倍的幸福!

帳篷內休息的大家,酥油茶和甜茶是最妥帖的安慰

自己明顯體力不支了。

神山還有許多動人的傳說。傳說這裡是尊者米拉日巴與苯教法師納若苯瓊的鬥法之地。他們相約比試登上神山的峰頂,勝者為神山之主。

米拉日巴乘著第一道陽光瞬間抵達山頂,納若苯瓊坐騎的神鼓滾落到山腳,留下一道至今清晰可見的深壑。

納若苯瓊請求米拉日巴讓他居住在神山,米拉日巴抓了一把雪撒在東面,那就是林芝的苯日神山。從此聖山易主,如今山上仍遍佈他們鬥法時的聖跡,例如神山腳下一座石頭房子即“鬥法房”,房頂上有一巨大的石頭,上有米拉日巴永恒的手印。

山腰有一巨大的淡紅色巖石,邊緣呈牙狀,凹進去的溝槽把巖石和雪峰明顯地分隔開來。相傳,印度教主神濕婆喜歡在脖子上纏條大蛇,後與多瑪相愛,就把蛇取下放在這塊石頭上,從此留下了這條溝痕。

神山南面有條小溪,相傳是格薩爾王王後卓瑪洗頭發的地方。西面有一座馬鞍形的山峰,那是格薩爾王留下的馬鞍,神奇之處在於:懷孕的婦女爬上鞍部騎一下,從右邊返回可生女孩,從左邊下來可生男孩。

東面是凡人的最佳歸宿地,死後能在此天葬,可消盡此生的罪孽,升入天堂,現在是噶舉派的主要修行聖地,有眾多的寺廟和宗教遺跡。

那些沿途無處不在的瑪尼堆,形形色色的石頭,如山似海,櫛風沐雨。他們光潔,懷揣心事,冷寂,卻又溫暖如玉

對於放置這些石頭的藏族人來說,它每天所經歷的風吹日曬,電閃雷鳴,都意味著將鐫刻其上的咒語與六字箴言重有吟誦一遍,重又積累一次功德,在他們的心目中,過去未來,前世今生,離合悲歡,就在這樸素的石塊和宗教信仰裡匆匆而過,灰飛煙滅。

是因,也是果。是幻,也是真。是結束,也是重生。

在不知道沉寂了多少年的時間裡,塊塊瑪尼石,經過無數雙手的撫摸,額頭的親吻,目光的凝視,經聲的頌禱,已註滿祈願,註滿虔誠,成為信仰與涅槃。

岡仁波齊不是每一個來西藏的人都能夠親抵觀望的,漫漫路途和高海拔的惡劣環境,不知阻擋了多少人的夢

縱使有幸親臨塔欽,也得看老天爺的臉色,如果無法進入轉山道,那神山的另外一面,更無法仰視。

龐大的岡仁波齊西壁顯示出了震撼的氣勢。海拔大約4800米的峽谷與神山的相對高度不足2千米,錐形的山體宛如巨人的宮殿屹立在天地之間,從山頂徐徐飄過的白雲與靜止的藍天,更讓神山仿佛在天國般飄渺迷人。

岡仁波齊峰西北山脊。道路海拔接近4900米.

與在西壁山腳所見不同,此刻的神山錐形的形狀尤其明顯,北壁和西壁的轉折連接處,西北山脊竟似把彎刀凌空,峭壁千刃,西和北兩側山壁如出一轍,皆是巖石與積雪風化後形成的階梯狀的條紋。或許,這些階梯條紋便是天神步入人間的通道。

神山西北兩側近乎九十度的懸崖山壁,攀爬難度絕對是世界級的,至今為止,還沒有一個人能夠登上這神山之巔。

土橋的前面不遠處就是止熱寺了,記得這時候累的快走不動了,想起了父母,眼淚奪眶而出,好在有墨鏡擋著,沒有讓別人看到,只記得雲飛對應我的話“他們在天上了”而言:他們會看到你保佑你的。可愛的雲飛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小夥子。

估計離止熱寺幾百米的時候,實在不想動了,就在路邊石頭上坐下來休息,一個短發女孩從止熱寺方向跑過來接過我的背包,後來才知是大山看我沒力氣了,就讓女孩來接我!汗顏啊!

止熱寺的對面就是岡仁波齊的北壁。駐足凝望,岡仁波齊北壁如同一把巨大的葵扇立在山坳間,沒有了西山壁的襯托,神山看上去似平面天梯,呈波浪狀上升的西北山脊更顯凌厲陡峭。

在止熱寺裡,有兩個小姑娘在給大家做飯,風,雲飛,一休哥,羅老師和我,坐在那將近一個多小時了,別的桌前的人都吃完了,還沒有給我們上飯菜,一問才知,所有的菜都沒了,無奈給每人煮了一碗面條,上面一個泛著油花的雞蛋,雖然肚裡很空,卻實在沒有食欲,強吃幾口,這也導致了第二天轉山時體能嚴重不足,累到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