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北上廣 我與女神的雲南之旅

1111 月, 2019

一直聽到一種傳言:“逃離北上廣,回頭是雲南”,我對雲南的第一印象還停留在徐崢和黃渤的電影裡,雖然大理景色的確令人向往,但是聽慣了“天府之國”這樣的稱號之後,“回頭是雲南”這樣的標語我似乎不太感冒。不過奔著洱海、古鎮和瀘沽湖這三大景兒,也值得一去,於是我拉上了我們公司的顏值擔當,開上了硬派的北京越野BJ40城市獵人版,決定去雲南領略一番。本以為在寫這篇遊記時,浮現在我腦海的是絕美的洱海,沒想到竟然是……

人物、座駕介紹

  在遊記開始之前,容我為大家介紹本次行程的主角:蘇梵。蘇梵是我們公司的顏值擔當,雖然她有著175的身高和強大的氣場,又來自民風彪悍的東北省,其實她在生活中是非常隨和的女神,我們親切的稱她為“梵梵”。而我是自主品牌組的編輯,男,90後,北方人。陪伴我們四天的座駕是北京越野的BJ40 城市獵人版,選擇它有三個原因,一是面對雲南的多種路況,一臺硬派越野要安心的多。二是它較高坐姿,能很大程度緩解疲勞並盡早發現危險。三是轎車的後備箱太多低矮,而我們的行李又比較多,拿取不便。

路線介紹

  我們從北京飛到昆明,在昆明取到車後一路開往大理,然後再去沙溪古鎮,最終到達目的地瀘沽湖,總計行程共800多公里,耗時三天。雖然路程並不遠,可勁開的話一天也夠了,但是其間多為復雜多彎的山路,少部分是高速和省道,所以三天三城的行程應該剛剛好。

大理古城的靜與動

DAY 1

  在昆明取到車之後,已經是下午了。由於今天的行程並不緊張,只是從昆明開往大理,只有300多km,並且多是高速路段,所以我們決定先吃飽了再幹活,第一選擇當然是品嘗下昆明的特色-米線。在某點評軟件上尋找了一番後,我們選擇了商業區的這家飯店。

  來到雲南的第一頓飯,肯定是從聞名全國的米線開始,只是沒想到雲南的米線這麼大仗勢,九宮格都用上了,在北方一份米線加個火腿腸就不錯了。米線的味道並沒有想象中的驚人,但是湯底比較濃鬱,對於北方人來說有點淡。原以為雲南美食不過如此,沒成想接下來的幾天,一次一次被打臉……

  喝足了湯底後,我們連上藍牙音樂,聽著郝雲的《去大理》,開啟了第一站的旅途。我本以為身邊坐了個東北美人兒,能陪我一路從天南侃到海北,也好除卻我開車的困意,一回頭人家已經睡著了。不過女神就是女神,就連出來玩都準備了頭枕,而我這個糙漢子帶了拍攝器材……

 

  在帝都習慣了擁堵的路況,想在雲南寬闊的馬路上撒撒野,剛上路就被打了臉。好在這臺罕見的拉達一直在我前方,列寧同志也一直對我揮手致意,這段路竟顯得不那麼漫長了。看的出這位車主也是個性之人,不然會選擇如此小眾的越野車,他的心裡應該也裝著詩和遠方。

  經過近五個小時、335公里的路程,我們來到了此行的第一站-大理,大理全名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位於雲南省中部偏西,海拔2090米,全年溫度變化不大,距離艷遇之城麗江也只有170km。

  我們住宿第一站選在洱海邊的民宿,店裡也是幾個90後的男生在經營,辦起手續不慌不忙、不緊不慢,說話也是慢條斯理,再對比自己在一線城市擠地鐵的北漂生活,突然理解了很多人辭職開客棧的沖動。

  在附近的村落尋覓了一陣後,我們選擇了一家在巷子裡的小飯館,老板娘一人擔起前臺服務員廚師和采購的活兒,神奇的是,第一杯茶還未喝完,菜已經上齊了……

  酒足飯飽之後,我們來到了距離民宿10公里外的大理古城。大理古城背靠蒼山、面臨洱海,占地面積3平方公里。雖然始建於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但是街道和建築相當完整,完全看不出有637年的歷史,不知道現代是否翻新過。

  雖為古城,但是這裡的夜生活並不次於一線城市,反而更有活力。即使是深夜出攤的攤主,臉上掛的也不是生活的艱辛,而是發自內心的笑容。我們兩個也被這種氛圍所感染,不自覺的開心起來,朝九晚五的煩惱一掃而去。

  大理的商人,最大的特點就是熱心腸,面對我倆借用攤位“客串”一把的過分要求,他們不僅欣然接受,還邀請我們品嘗她的榴蓮糕。

  幾年前來過的這間茶館,如今已經擴大了生意,兩個女人一見如故,坐在茶臺前開始攀談起來。在喝了幾壺正宗的普洱茶、聽小女孩彈奏了一曲《漁舟唱晚》後我們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洱海就是桃花源?

DAY 2

  寫了一夜的稿子後,天也微微亮起,索性拿起相機記錄下洱海的日出。洱海的日出正如大理的人,升起的緩緩慢慢,但是讓人充滿了期待。日光乍出,橘色的溫暖色調,灑在微涼的皮膚上,忽然理解了海子的詩: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洱海旁的村落,一副“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的畫面,對於定居這裡的外地人來說,大理就是他們避世的桃花源吧。

  在蒼山腳下,我們找到了一處人少景美的的小路,趁著早起的陽光還算溫和,給我們的梵梵拍幾張,也好讓睡眼惺忪的她睜睜眼。東北妞的豪放勁兒與硬派越野的風格還挺搭,怪不得很多女生喜歡大車,一是因為大車有安全感,二是能顯得自己小鳥依人,像梵梵這樣HOLD的住硬派車的女生並不多見。

  雖然平時大大咧咧,但是凸起造型來,梵梵可不含糊。迅速抹上紅嘴唇,帶上蛤蟆鏡,模特范兒瞬間就起來了。畢竟有關於顏面的事,女人都非常在意,非常速度……

  旁邊的大葉農作物就是煙,經過陽光暴曬乾燥再碾碎後,就成了煙民喜愛的煙絲,也許你抽的雲煙就來源於我們身旁的煙地。

  離開大煙葉的熏陶,我們在附近找到了一個古樸的小鎮,名曰喜洲古鎮,街道裡就連地磚都像是幾百年前的產物,不過鎮子雖老,但是店鋪不少,服裝、客棧和飯店應有盡有,除了那道鐵門都保持著古木的味道,滿地的電動車像是穿越過來的。

  在這個小鎮中,即使最破小的院子,也都有著莊嚴、復雜的門簷和精致的雕梁畫棟,這和大理的氣質也吻合,即使是經營再慘淡的生意,日子也過得有滋有味。

  小鎮的院子都很相似,一直保持著幾百年前的樣子,一樣的古老,一樣的井井有條,一樣的擺滿了花花草草,住的人應該也是一樣的熱愛生活吧。

  這家只能容納一位客人的理發廳,不,應該叫理發館的家具和鏡子應該有幾十年沒有換過了,墻壁上還貼著開國大典的海報,就連發型展示紙都是60年代的模樣。如果不是時間緊,我是真想看看這樣的店主能給90後剪出什麼樣的發型。

  古鎮與美女,越野車與馬車,平日裡牛馬不相及的四個元素,湊到一起竟然絲毫沒有違和感,違和的是每一位路過的大哥都會和我們的梵梵有十幾秒的眼神接觸…

  女人似乎對寵物有與生俱來的好感,擼貓我能理解,這麼大個的馬也要擼一擼…不過說實話,在滿是汽車的城市裡,別說馬車,就連馬兒都很少見。

  

慵懶的沙溪古鎮

  我們的第二站是位於大理市北部的沙溪古鎮,在古時是連接東南亞、南亞、南詔和吐蕃的咽喉要道,茶馬古道時的集市至今仍有留存。而且它距離大理140公里,地處大理、麗江、香格裡拉三大旅遊區之間,如果去旅遊的話是個不錯的中轉站。不過這個古鎮留給我最深印象並非民族化的建築及厚重的歷史,而是讓我吃了五碗飯的小飯館,嗯…真香

  沙溪古鎮距我們的民宿酒店140多公里,跨過洱海後的路程多為盤山公路,好在我們的座駕動力充沛,較長的懸架也能化解坑窪的山路,如果此行我們開的是轎車的話,估計就有的受了。

  由於接下來的行程比較緊湊,來到沙溪後,我們只遊覽了最出名的寺登街。這裡仍然保存著完好的古道和典型的白族建築,可以想象出片集市在幾百年前也是繁華之處。

  沙溪90%的居民都是白族,所以寺登街的屋舍和石板也延續了白族的建築習慣,既就地取材,多用本地產的大理石來築建,再輔以黃土和白灰,就構成眼前這幅古樸、和諧的畫面。甚至連燈和窗也是用白紙所糊,梵梵一直再問我:“興生,你說咱們是不是穿越了?”。

  無論是新潮的奶茶店,還是大火的民宿,他們在這裡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保持原汁原味的建築特色,絕不做現代化的改裝,諸多的現代店鋪在這條古道上也毫不違和。如果朝九晚五的人在這裡住上十天半個月的話,估計離避世也不遠了。

  其實和大部分國人打卡式的旅遊相比,我更喜歡圖中外國人的旅遊方式。三兩好友尋一處靜謐的小地方,人手一杯茶飲,踏踏實實的待上一個假期,既能真正的心安下來,也能深入的探索這片土地。如此愜意的方式,想必非常適合這個祥和的小鎮。

  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和梵梵在這個慢節奏的小鎮中,也開始變得慵懶起來,對著陽光懶懶的伸個懶腰,在快節奏的都市中,這種慵懶甚是難得。你問我為什麼照背影?女神說了,不露臉的照片都特美…

  極具年代感的老屋,並不顯得破舊,年邁的老奶奶拄著拐杖,坐在褪色的藤椅上,就連開窗的方式都是最古老的撐桿,眼前的這幅畫面,“老街故事”這個名字實在應景。

  幾百年前的集市,在今天依然遊人如織,本地的男女老少都載著背簍在集市上閑逛。和許多熱門景點不同的是,他們並非是少數民族的扮演者,而是實實在在的生活其中,後背的背簍就像城市中的購物車一樣。

吃了五碗飯?

  我們的午飯選擇了這家人氣爆棚的小飯館,如果不是提前預約的話要等上很久。右側的長發帥哥就是這家店的老板,他開這家店的初衷並非賺錢,而是因為熱愛。幾年前這家飯館甚至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近幾年遊人多了起來才開始盈利。長椅下的金毛從我們進門到離開一直在呼呼大睡,幾波吃飯的客人也完全沒有趕走它的意思。

  像這樣的豬腿臘肉,在雲南飯館幾乎是家家必備,整豬腿經過醃制後再進行火烤或暴曬,最長甚至可以保存幾十年。晾曬幾周後即可食用,可生食可熟食,聞起來咸香味十足,勾起了我和女神的食欲。

  剛說著屋梁上的臘肉,幾分鐘後就上了餐桌,而且還是生切的,口感非常厚實,味道鮮香,也嘗不出是生豬肉,和三文魚刺身有些類似。餘下的兩盤分別是炒野生蘑菇和炒牛肉,食材都非常新鮮,蘑菇自帶甘甜,牛肉鮮嫩無比。只是對於善食重口的北方人來說,味道也有些偏咸,之前說雲南米線淡口,現在被打了臉…

  這三盤美食讓梵梵我倆食欲大開,一盆電飯鍋大小的米飯被端上來的時候,我對梵梵說:“那你吃什麼?”,事實上我的確吃了八成的米飯……非要具體的話,就是五碗。

  飯飽之後我們決定去古戲臺轉轉,剛出門就見到了墻上的標語:“中國要富強,民族要興旺,人口要控制”。國家也一直在努力,這些樸實的標語也一步步完成了,中國的強大才是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的根本。

  和每個院子都載滿了植物一樣,這裡每一家小店的門口都擺滿了多肉和盆栽,就連盆器的大小、形狀和花紋也各不相同。雲南人民對生活的熱愛不是空口說的,而是真實的反應在每一個小物件上。

  梵梵向來對肉乎乎的植物感興趣,抱著店家的多肉端詳了好一會兒,突然轉過頭來問我為什麼北方就沒有這種生活情調呢?擺幾盆省事的盆景在院子裡,也並不費事。我答道不費事是不費事,只是剛入冬就都凍死了……這正“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的緣由。

  穿過幾個細小的胡同後,我們見到了這座保存完好的古戲臺。古戲臺位於寺登街的經濟中心-四方街,古代走賣鹽茶的馬幫們在戲臺前買賣貨物,戲臺上的演繹驅趕了他們一路的勞苦,在歷史上,娛樂和經濟一直是相輔相成的作用。

終於到達瀘沽湖

  懷著不舍的心情離開沙溪之後,我們趁著天色不晚直接開往最後的目的地-瀘沽湖。雖然沙溪至瀘沽湖只有300公里的路程,但是由於有200多公里都是山路,我們開了近6個小時才到達目的地…同時也提醒自駕的朋友們,盡量多給路上留時間,因為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會影響行程。

  在經過數百公里的高速、省道和上上下下山路後,我發現這臺硬派越野車的油耗並沒有想象中的嚇人,在經過粗略的計算後百公里油耗也只是8個多,這個數值我個人感覺很滿意。

  山區裡經常沒有信號,在手機無法工作時,都是車載導航為我們指明道路,通過界面你能體會到山路有多少回頭彎,而這些只是冰山一角。同時也建議準備遠行的同學們,盡量下載好目的地的離線導航,畢竟有時候車載導航更新不是很及時,一些小路沒有顯示。

  在歷經了不知道多少個盤山路後,我們的梵梵終於開始暈車了……索性在觀景臺上休息片刻,順便擺起了POSE,雖然常說開車累,但是坐車更累,由於沒有駕駛員那麼專註,坐車更容易暈車。

  從觀景臺向下俯瞰,金黃色的金沙江蜿蜒而來,金沙江源於唐古拉山脈,屬長江的上遊,穿行於川、藏、滇三省區之間。從山勢看,你也能體會到山路真的是盤山而行,繞過了一座又一座大山,而且無論從哪個方向進入瀘沽湖,都要經過這樣的山路。

  進入景區大門,還要繼續開幾十公里才進入真正的瀘沽湖,到達湖邊後已經是半夜十二點了,再聽過十幾遍“對不起房已經滿了”的提示後,我只能含淚告訴各位:出去玩一定要盡早訂酒店!

  在雲南常有藍天白雲的天氣裡,我們在第二天清晨迎來了第一次小雨,由於瀘沽湖海拔有2690米,雨後還是有點凍人的,我和梵梵都換上了長褲長褂。另外,一臺後備箱寬敞的越野車,在自駕遊時很重要,雖然轎車也能裝得下,但是翻來覆去的擺弄和總得貓腰裝卸也是夠煩人的,都不如直接扔進去來的痛快。

  經過十幾公里的繞湖後,我們找到了一處小小的觀景臺,可以零距離的接觸湖面。鏡頭外其實有十幾個人在拍照,不過都被我義正言辭的“勸退”了。清場之後,在16mm大廣角的鏡頭下,梵梵175cm的身高瞬間變成了2米,她對我滿意的笑了…

  湖邊的木船許久未動過的樣子,平日應該只是作為拍照背景,如此應景的道具值得給個讚!如果能駕這樣的一艘小船劃到湖中心,風景應該遠勝於眼前的景色。

  瀘沽湖是雲南省海拔最高的湖泊,也是中國第三深的淡水湖,長和寬達到了9.5km、7.5km,環湖一周需要44km。“瀘”在摩梭語裡為山溝,“沽”為裡,所以它應該叫山溝裡的湖…還是瀘沽聽起來高大上。

  瀘沽湖的水並非只有一抹綠色,而是從淺灘水生植物的粉色過度到湖底泥沙的金色,再由水草的墨綠過度到深水區的藍色,這樣五彩斑斕的水,觀賞性甚於海。

  

聽說過走婚嗎?

DAY3

  這個季節屬於瀘沽湖的旺季,本就不寬敞的路上多了許多車,在由經一些小鎮時,開始堵起了車。不過和一線城市不同的是,這裡的堵車沒有惱人的鳴笛聲,大家都有力有序的依次而行。

  昨晚下的那場雨,導致了小范圍的山體滑坡,不敢想象如果半夜開著車被泥土掩蓋該有多絕望…如果在山路自駕的話,還是多多觀察路面,確認安全後再通行比較穩妥。再一次感慨,出來玩還是硬派越野比較靠譜,即使遇到小難度的路段,也能憑借低速模式開過去,而轎車只能眼巴巴的望著你。

  一路上遇到的BJ40也不在少數,這次終於被我逮個正著,兩位兄弟輕輕的走了,正如我們輕輕的來。細細看來,BJ40硬派的外觀還是相當大氣的,背後的大書包看起來就讓人安心,似乎在告訴你就沒有它搞不定的路。

  別人的車只能打開全景天窗,而我們的車直接打開車頂。雖然沒有電動敞篷,但是只需要扭動幾個扳手,一個女生就可以輕易的把兩片頂棚拿下,敞篷後的BJ40吸引了不少遊客的目光,當然也可能是奔著我們的梵梵而來……

  頂棚拆下後,車內通透了許多,梵梵的心情也變得開朗起來,強烈要求我再來幾張2米的大長腿,對於這麼過分的要求,我只能恭敬不如從命了。

  雖然寬敞的後備箱便於我們拿出無人機,但是我倆也發現了一個小小的BUG,BJ40的小窗無法單獨開啟,如果要開小窗只能把後備箱下部打開,如果解決了這個小問題,那它的實用性又會上一臺階。

  跟隨無人機的視角上天後,我們又見到了令人驚嘆的美景。大多數的淡水湖呈綠色,而瀘沽湖的水是深邃的寶藍色,這樣的顏色,除了瀘沽湖也只能在藏區看到了。湖裡最大深度105米,可見深度達到了12米,這也許是它呈現藍色的原因。

  湖中有諸多小島,其中幾個還搭建了客棧,應該價格不菲。不過,住在這樣的小島上,早上叫你起床的不是夢想,而是令人沉醉的湖景吧。

  岸邊的小平原上,居住的多是本地的摩梭人、彝族和普米族,摩梭人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走婚習俗。即為男女幾乎不結婚,男方只在深夜偷偷潛入女方家中,天亮後離開,生下的孩子也由女方撫養,而後仍然可以繼續走婚。聽到這是不是特想來走一把?可惜隨著文明的進步這種習俗已經以為少見了。

  我們的午飯定在了湖邊的蒸汽石鍋魚,老板殺魚的本事實在利索,一條兩三斤的大魚,三下五除二的便去了內臟、開了刀,看手法應該是個老手了。

  在魚放入石鍋之前,老板特意囑咐我們離遠點,蒸汽出來有點嚇人,我們對此不屑一顧。蒸汽上來後,我倆都有點驚著了,老板則淡定的涮鍋、下魚,一切還是那麼的嫻熟。

  在環過湖、吃過魚之後我們的自駕也準備結束了,再此感慨一下旅遊旺季的房價,圖中這樣一套普普通通的湖景房達到了1700元,而它後背的非湖景房是700元,僅僅相隔5米不到,差價卻達到了1000元。

令我回味的不止美景

  在駛出瀘沽湖後,我們正式的進入了四川地界,也預示的我們的雲南自駕遊到此結束了。對於雲南,來之前,我以為它留在我腦海裡是醉人的風景。身在其中,我想我最念念不忘的應該是配了五碗米的美食。但是當我離開這片土地後,我才明白,它留給我最深的印象是愜意的生活方式,不論是90後的民宿老板,還是不緊不慢卻又幹活麻利的老板娘,或是不以盈利為目的的飯館帥大叔,他們都告訴我一個事實:這世上,真的有“以自己喜歡的方式過一生”的人。

  (圖/文/攝:太平洋汽車網 彭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