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崇明美女登上珠峰,獨自背包走了40多個國家

1411 月, 2019

80後崇明姑娘方芳,為了圓自己的旅遊夢,辭去了公務員的工作,背上行囊獨自一人環遊世界。2012年至今,她獨自一人走了國內上百個城市以及印度、伊朗、肯尼亞等40多個國家。她在“馬蜂窩”等旅遊APP上發表的遊記、旅行攻略有著很高的點擊量。她曾多次應990東廣新聞臺長三角之聲欄目邀請,在節目中為聽眾講述旅遊見聞。

“死也要爬上去”

“從高中開始,我就有環遊世界的理想。隨著年齡的增長目標越來越清晰,因為自己有了一定的經濟能力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方芳告訴記者,從華東政法大學畢業後,她的第一份工作是警察,因為公安工作的特殊性,她一直空有一顆走天涯的心,卻始終無法遠遊。“公務員”在世人眼中是金飯碗,而方芳為了自己的理想在2011年5月向領導遞交了辭呈。

之後方芳通過努力考入了上海期貨交易所,在2012年她獨自背上行囊,開始了第一次旅行。那次旅行方芳一個人從成都進入西藏,來到海拔4700米的羊卓雍錯時,她開始有強烈的高原反應:嘴唇發紫、頭痛欲裂。藏族司機和一起拼車的小夥伴都勸她不要上大本營了,但她還是堅持要去,來到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後,她的高原反應更厲害了,開始噴射狀嘔吐。為了可以一睹珠穆朗瑪峰的風采,在喝了好心人送的一瓶葡萄糖後,她當晚仍堅持在大本營住下,休息一晚後,第二天她與其他人一起繼續登山。方芳說:“當時我覺得不能白走這一趟,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來了,死也要爬上去。”

這股不服輸的勁讓方芳在一次次的旅行中感受到充實和成長,她開始渴望更有挑戰性的工作。於是在上海期貨交易所工作的第5年她再次辭職,之後跳槽去了一家證券公司工作。

“一份工作是否能夠吸引我,主要看那份工作是否有挑戰性、能否讓我成長。家人朋友眼中的鐵飯碗,並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方芳說,“工作不應成為一個人全部的追求,人生還有許多自己喜歡的事。我的人生從不設限,即使80歲依然可以從頭再來。人生中走的每一步,我都不會後悔!”

那一次離死亡不到1米

很多人都喜歡跟團去熱門景點旅遊、喜歡出發前做詳細的攻略、喜歡住豪華的酒店,但方芳卻不同,她喜歡去一些比較小眾的地方,每次選定目的地後,她只是大致看一下線路就會出發,具體的旅遊攻略她都是到了當地後根據自身身體狀態、天氣情況等再決定。她睡過油膩的通鋪和簡陋的床位,也睡過溫馨的民宿和奢華的酒店,但方芳最喜歡的是在戶外睡自帶的帳篷,在她看來這樣才能最大程度感受旅行的樂趣。

方芳認為,旅行除了抵達目的地完成自己的目標,更要享受旅途中的種種樂趣。正因如此,這些年下來,想做的事情方芳都義無反顧地去做了,想嘗試的極限運動她也去嘗試了,想吃的美食也吃到了。

方芳有個點擊量6000左右的微信公眾號:“elle走天涯”,網友們在看方芳公眾號裡那些遊記時,眼中滿是詩與遠方的美景、美食,但她旅行途中的艱辛卻很少有人知道。

前不久,方芳去尼泊爾攀登海拔6100多米的島峰(IslandPeak),當時她的身體狀況並不太好,還有些咳嗽,在準備出發登山的當天下午,方芳不小心把水灑在了褲子上,由於所在大本營海拔高、氣溫低,弄濕的地方很快就結了一層冰。之後雖然放在火爐旁邊烘烤,但當晚12點要出發時,外褲依然沒幹。她只得穿著3分濕7分幹的外褲開始朝著目標攀登,其中的寒冷可想而知。

還有一次,方芳完成登山後獨自一人下山,下坡的斜度有60多度,在冰巖混合的路面行走並不輕松,由於過早拿下鞋上的冰爪,在不小心踩到路面的暗冰後,她直接從山路上滑了下去。

“當時,一連滑了三四段路,下滑中,登山的手杖和眼鏡都飛了出去,最後在懸崖邊,不到一米的地方終於停了下來,當時我自己也嚇壞了,第一次感到自己離死亡這麼近。”回想當時的情景,方芳不免有些後怕,因為當時她走的那條線路非常偏,有時幾天都不會遇到一個人,好在當時運氣不錯,雖然滑了非常長一段距離,但身體基本沒有受傷,方芳爬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繼續上路。

感受最多是人們的善意

當記者詢問方芳,平時一人出行,會不會擔心遇到壞人?她笑著說:“很多人覺得我只身旅遊會有危險,其實我也有自己的判斷力和防禦心,真正有危險的地方不會去。而且擔心的多了,人就會變得不敢出去玩了。”方芳還告訴記者,旅行途中她曾入住一家青年旅社,那次房間裡除了她一個女的,其他七個都是男的。她還曾因找不到旅館,和一幫人頭對頭腳對腳在飯店大廳睡了一宿。

“這麼多年的旅行中,我遇到了各種善良的人,那些陌生人給的小小的溫暖,給我的最大感受就是,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方芳告訴記者,行走的路上,她受到各種善意幫助,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在拉薩河邊抱她過鐵絲圍欄的小夥;在華山頂饑腸轆轆時給她一包雪菜肉絲面的上海爺叔;在色達所有賓館滿房時把她安排進武警部隊值班室住的好心老板娘;在尼泊爾登山咳嗽時,旁邊一位陌生的登山者主動遞上了一瓶止咳藥水;在印度紅眼病發作時帶她走街串巷買眼藥水的警察小哥……

在方芳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一諾千金的尼泊爾小哥,她說:“那是一位非常純樸和熱情的當地小哥,得知自己是第一次去尼泊爾旅行,就帶著自己走街串巷吃喝當地的特色食品。交談中得知自己第二天就要從尼泊爾出境去印度,當即表示第二天會送自己去通往印度的口岸。第二天早上4點多這位小哥就在路口等我了,當時我真的非常感動。”

“善意都是相互的,出門在外時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在我回歸自己的生活後,看到周邊需要幫助的陌生人,我也會盡自己的力幫一把,將善意傳遞給他們。

最喜歡的國家是印度

“走過這麼多國家,你最喜歡哪個國家呢?”當記者提出這個問題後,方芳毫不猶豫地吐出兩個字:“印度!”

“一直以來有很多關於印度的負面新聞,但是我始終堅信,任何一個被妖魔化的地方,自己不走近它,觀察它,感受它,就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的發言權。”方芳說,她一共去過印度3次,分別走了東線、南線、北線三條不同的線路,每次出發前,為了不讓親友擔心,她只說自己去尼泊爾。

“印度充滿著魔幻現實主義色彩,那是一個神牛與突突車隨處可見,遍地牛糞、人車共道、亂中有序的奇妙所在。女性坐地鐵有專用的女性車廂,那裡的治安也在掌控之內。”方芳告訴記者,“第一次去印度的時候恰逢瓦拉納西當地的慶典活動,大街上滿是熙熙攘攘的花車和載歌載舞的人群,遊客並不算多,亞洲面孔更少。一路上被人猜了5次韓國人,4次日本人,只有一人猜對我是中國人。熱心的印度人民絲毫不排外,特意抓了一大捧花瓣給我拋灑,還塞給我各種吃的喝的。因為那是第一次去這個國家,我始終保持著警惕,微笑著接過食物道謝,卻並沒有吃。”

“第一次去印度吃完當地特色食品後我拉了一星期的肚子,但那之後我就完全免疫了。之後兩次去,我都和當地人一樣直接用手抓食物,吃當地的特色食品。”談起印度的美食、美景,芳芳說,印象最深的是印度的泰姬陵和恒河晨浴。每天清晨6點不到,恒河邊的晨浴就開始了,男女老少一起跳進恒河,刷牙洗臉沐浴禱告,場面蔚為壯觀。

一半文藝一半戶外

“很多人好奇我哪來這麼多錢旅行,其實我也很好奇,一些人明明有固定的工作,為什麼會每個月都是月光族。”方芳說她的生活比較簡單,自己從來不追求名牌,不買奢侈品,用工作多年攢下的積蓄,支撐自己的夢想。

在旅行中,方芳每到一處都會拍一些照片留念,她拍的照片大多是風景照,有朋友建議她買些專業攝影設備,記錄自己的行程,將拍攝的視頻編輯後上傳抖音和快手平臺,還可以吸引大量喜歡旅行的粉絲,但方芳拒絕了,她覺得旅行並非作秀,閑暇時更新好自己微信公眾號的遊記就可以了。

“現階段我最大的目標是考一張潛水證。”攀談中,方芳告訴記者,她每年都會給自己制訂一些目標,並將那些目標一一完成。2016年她訂下的目標是:跑一個全馬、完成一次50公里山地越野賽、挑戰一條100km+徒步穿越路線、攀登一座6000m+雪山、走一趟中東或非洲的長線、考一張OW潛水證。結果考一張潛水證成了她這些年來唯一一個沒完成的目標,所以她準備在這兩年內把這個拖欠的目標完成。

方芳笑稱自己一半文藝一半戶外,她的興趣愛好很多,如:愛跑馬拉松、喜歡越野跑、愛看書、看話劇等。這些年她幾乎每個月都會跑一次半馬或全馬,每個月都會看1-2本書,每次回到上海都會去看一場話劇……

“我接下來的旅遊行程也有了計劃。”采訪最後方芳告訴記者,結束采訪之後她就要背上行囊只身前往泰國,去觀看在清邁舉行的“水燈節”,11月底她會回崇明跑一次馬拉松,之後她還計劃找時間去南美旅行一次。

記者:沈俊

編輯:李琳

交一個工作生活的幫手,開一扇了解崇明的窗口,多一條喜歡小島的理由

美圖、美文投稿請發送至郵箱:cmxwb20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