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繞在純潔得誘惑眾生的雀兒雪山世界,隊友高反靠毅力支撐到c2

1611 月, 2019

我一直在想,如何整理這次的登山之行;和若幹年前一樣寫圖文,還是象現在寫遊記。又或者寫個搞笑版?

從成都開始,我就開始祈禱有個好天氣,以便我能一睹雀爾山的美麗。老天實現了我的願望,但是我忘記許願說讓我登頂了。於是,上天公平了一下,我沒有登頂。

下一次我會記得貪心點,多許一個願望。但即便如此,我知道,等我再度站在大昭寺門口的時候,我會虔誠感謝佛主給了我一個好天氣,我會虔誠地匍匐在您面前,再度膜拜。
如果還有那個城市是如此頻繁抵達又離開的,我再也找不出第二個。

一個熟人對我說,這裡就是麗江的翻版,只有在雨夜才有些韻味,但是,我更喜歡的是老成都小精致;或者說老生活新時尚。

那天,有人問登山帶給自己什麼?他回答之一是好的生活習慣。

於我呢?

我其實更喜歡一個人遊走時所得到的感悟,一些人,一些事。只是,

無法抗拒山巒的誘惑,我只有一個想法,繼續繼續再繼續,沒有一個所謂終結的目標,仿佛愛情,沒有原因。

所以能夠在陽光下的每一刻,都要勇敢地微笑,絢爛綻放。

康定是個繁華的小城,我會告訴同行的人這裡能買到絕大多數你想要的東西;我還會告訴他們那個溜溜的山雖然沒有上去,但是聽說爬上去沒意思。

但是,我對這個城卻沒有感覺,即便河水汩汩宣泄,讓我聯想起來卻是我在德格生病的夜晚,或許只是因為我沒有住對客棧,或許只是在這裡沒有遇見投緣的人,又或許只是因為我沒有在康定的周邊遊蕩。

西行的道路顛簸起伏,每年都要詢問路況。
車窗外是不變的細雨紛飛,偶然熟悉的地點熟悉的景色讓我想起熟悉的人,比如那個叫77的丫頭,如果再度飛奔會是怎樣的心情。

我不喜歡馬尼幹戈,或許只是因為我的生命中沒有那份粗狂的野性,又或許是我沒有在這裡生存的能力。找到一個借口,那就是這裡的氣質與我不和。

但這不妨礙我清晰地用照片表達,那種風格的小鎮。

高原上的那些花兒都開了,在這個短暫的夏季拼命綻放著美麗。每一陣微風吹過,都仿佛能聽見它們的淺淺吟唱,訴說這對生命的熱愛,對上蒼的讚美。我始終覺得它們有著感恩的心,才會如此絢爛,如此讓我沉醉。

我的那些花兒,微笑著舞蹈吧,讓我們一起旋轉,在眼簾刻畫陽光的痕跡,在內心充滿彼此的溫柔;

我的那些花兒, 輕輕擁你入懷,如耳語喃喃:我來了……

一只麻雀在枯枝上曬著太陽,悠閑得讓人看著就舒服,而那座鳥也飛不過去的雀兒山就在不遠處,巍然屹立。

這個速度有點快,藍天下巨大的瑪尼石無言矗立。看世間風雲變換,靜靜守候每一句祈禱。偶然,我會想,那些真言真的如同細語裊繞,飛入天堂,縈繞成為頌唱,回旋盤繞,久久不絕。

當星空顯現的時候,天邊顯現著光耀,時不時照亮天空中的薄雲。我想尋找銀河,我想尋找兒時的夢幻。

沒有可以劃過天空的小舟,沒有可以跨越的河流,卻在我的手中化作條條星軌。

開始攀登時,奔騰的不僅僅是雪水,還有每一個人胸膛裡那顆渴望的心。

我以為我會很激動,但是,實際上我很平靜。

好天氣裡一樣有突如其來的冰雹,如同人的情緒,時不時會陷入低谷,但是沒什麼,等待,之後總是會有驚喜,會有撥雲見日,會有絢爛陽光。

出發,如同一首壯烈的歌,唱著豪情。百轉千回之間亦有俠骨柔腸。

我們渴望飛翔,融入藍天,融入脫離塵緣的天堂。

從這時開始,我想跟你們說,總有一張可以沖擊你的視覺。

天地間的美,雖然不止這些,但是我只希望能夠感動一生。

雀兒給你的不僅僅是美麗,還有崢嶸的冰雪。

無法想象如果天氣惡劣,這裡會是怎樣的景象。

走過裂縫的邊緣,一年年經過的人們,你們可曾懷念?

如果還有什麼詞匯,來形容對待你的心情,那就是:我愛你。

為你,我付出;為你,我努力;為你,我堅持;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不需要回報,我需要你給我的就是,在我心靈深處,用華麗的詠嘆調溫潤它;用若有若無的脈脈清香縈繞它,還有就是用你最美麗的眼神向我微笑,用微風吹拂,告訴我,你同樣愛著我…..

沉醉,在你的懷抱!

當這一切從照片變成近在咫尺的背景時,我懷疑,我當時張大了嘴。

這張照片或許不好看,但是,卻讓我說不出一種滋味。

一個隊員高反了,幾天沒有吃東西,靠毅力支撐到c2,在前往c3的途中,決定下撤。商議之後,兩名協作陪同下撤,看能否趕上早晨下山的另一名隊員,一起下撤,如果趕不上,就要撤到c1;之後再攀登到c3。

當他們回來的時候,每一步都走得很慢,看著說不出的心疼,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語言那時很蒼白,能夠說出來的只有:謝謝!來喝熱水!因為我們能做的,只有燒了熱水給他們!

瞬間,陽光就收起讓人驚嘆的燦爛,站在裂縫底部的時候,我一直祈求,讓那個我上去,讓我拍到這驚嘆的一幕。

兩分鐘後,白霧襲來,如同卷軸,剎那收攏。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一天能夠回放,如同《羅拉快跑》,這樣我可以有選擇,讓我可以實現那個小小的願望。
但是,沒有可能,那麼我還是希望回放,因為即使沒有登頂,我依舊能再次領略前所未見的美!

縈繞在純凈得沒有一絲雜質的世界,潔白用各種不同的變換來誘惑眾生;
天堂在這雲端之上,身體即使沉重,但無法阻止我乘風起舞,或肆意狂放,或婀娜多姿,伸指拈花,回旋間萬籟俱靜,只餘空靈。

恰似敦煌飛天,輕舞飛揚!
如此貼近天堂,怎能不念你如斯!

雖然缺憾,但是這樣的身影,足夠讓我感動,足夠銘記一生。

下山的路,漫長而傷感……

懷疑自己,也懷疑上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