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阿裡:中國生命禁區!含氧量僅40%,卻是離天堂最近的地方?

049 月, 2019

– 天上阿裡 –

眼中的天堂

身體的地獄

(本文由阿裡雲聯合新縣志特別打造)

西藏阿裡,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地區,世界屋脊的屋脊,高原的高原,遙遠之外的遙遠。

這裡是真正意義上的與世隔絕。

紮達土林 BY mdcheng18

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不足平原地區一半的含氧量,限制了大多數人類的到來與生存。卻同時,保留了這一片「生命禁區」致的荒涼與孤寂。

大自然在這片觸手可及的蒼穹之下恣意生長,收納了數千年歷史記憶的河流,伴隨著蒼茫的雪山,厚重的土林和澄澈的湖泊,一同展示在世人面前。

岡仁波齊 BY 騎驢

於是,在宏大的自然力下,阿裡地區成了外人眼中無法駕馭的神秘,成為了藏民心中從未停歇的信仰。

//////////

西藏以西,天上阿裡

億萬年的板塊運動,造就了阿裡地區的滄海桑田。

喜馬拉雅山脈、岡底斯山脈和喀喇昆侖山脈在這片中國西南邊陲的土地上拔地而起,上萬年的降水在它們高聳入雲的山巔之上,演變成終年不化的積雪。

納木那尼峰 BY 西藏旅遊

阿裡的神聖與神秘,就在冰川不斷累積又消融的每一個片刻,隨著諸多水系流向雪山之外。

內流水系造成了遍地湖泊的「一措再措」:

瑪旁雍措 BY PL鏡

拉昂措 BY meatbone

班公湖 BY @圖蟲Tomas690

外流水系則演繹著「萬川之源」:

馬泉河流域 BY @圖蟲 名飛字行空

普蘭孔雀河 BY 西部網

紮達象泉河 BY 網路

獅泉河 BY 網路

自岡仁波齊一帶發源的馬泉河、孔雀河、象泉河和獅泉河,把高原地表切割出海拔相對較低的河谷地帶,從而帶來人類的宜居與文明,共同把「岡仁波齊」和「瑪旁雍措」推上了世界中心,神山聖湖的寶座。

同時,也把阿裡地區推上了“千山之宗,萬水之源”的神之秘境。

//////////

阿裡文明,亙古信仰

在這裡世代居住並繁衍的人們,無疑是“神的子民”。至少,在長久地面對著惡劣的自然環境下,他們「不得不需要信仰」。

大面積的高寒荒漠和高山冰雪帶,冰川的白,砂石的黃褐色,永久地統治著這塊土地。人跡罕至的地帶上,翱翔於天空的鷹,奔走於荒野的野生動物群,訴說著它們才是自由自在地生息在這世界屋脊之上的主人。

紮達土林 BY mdcheng18

然而,在“松散的人類聚落終將走向聚合”的歷史鐵律下,阿裡作為千百年來世界人口密度最少的地區之一,依然頑強地誕生出人類的王國文明。

只有到過那些遼闊萬裡,又峽谷縱橫的邊遠地帶,才會理解為什麼西藏的象雄王國會以大鵬鳥為圖騰。

穹窿銀城構造神似大鵬鳥 BY 朱啟榮

象雄古國建立於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元年的鐵器時代,以象泉河谷為中心,開創西藏早期文明並一直延續下來的它,是曾經“古代文明交往與貿易的十字驛站”。

貿易的溝通往往夾帶著文明。如今藏族人的習俗與生活方式,也帶著象雄時代的印記。

每年藏歷四月十五日的薩噶達瓦節,聖山下的色雄大經幡柱就會被重新豎起。天色朦朧時分,還在沉睡的阿裡地區,空氣中已彌漫開祭神祭佛的桑煙味。

大經幡柱 BY 杜文娟

只是,比起人聲鼎沸的盛會,在平日生活裡藏民們的朝聖轉山,則更讓人感動。

在藏區的公路上,隨處可見藏民們從遙遠的故鄉而來,帶著最簡單的食物,手上和膝蓋上帶著自己做的簡易護套,不肯懈怠地進行著三步一磕的等身長頭,苦行上一年半載。

《岡仁波齊》 BY 網路

然而,阿裡地區這一開創性的王國,終究在公元645年被吐蕃王朝所滅。直到公元9世紀,吉德尼瑪袞逃至象雄故地,建立割據政權,改稱象雄為阿裡。

於是,“阿裡”之名,首次面世。他的第三子德祖袞,便開創了阿裡地區又一輝煌的政權——古格王朝。

古格王朝遺址 BY LOFTER

時至今日,在人類尚且不知曉其存在的時日裡,沒有人類活動去破壞古格王朝的建築和街道,修正它的文字和宗教,篡改它的壁畫和藝術風格。它甚至保留著遭到毀滅的現場,唯一不能夠了解的,就是這一切是如何發生。

梵語的呢喃聲不再。今天的古格故地,只有十幾戶人家守著一座空蕩蕩的城市廢墟,迎來每日晨光對這座古城的照耀。

每年的12月到次年4月,是古格遺址的旅遊淡季。巴桑次仁作為古格王國遺址的管理員,會在沒人的時候對著遺址的唐卡藝術,一復一日的臨摹與創作;

巴桑次仁 BY 國際在線

當守護變成了一種生活,一代代傳承便不會間斷。年將90歲的卓嘎老人,家住紮達托林寺對面,她每天忙完繁瑣的家務活,就會到紮達民間藝術團傳授“宣舞”。

卓嘎老人 BY 網路

從八十年代被通知要保留“古象雄的活化石”時起,卓嘎老人就開始用青春和紙筆,一點點記錄起宣舞文化,並傳授給後人。老人說,「我會一直跳下去」。

//////////

阿裡雲,在雲端阿裡

在阿裡地區,有一句流傳甚廣的諺語:“這裡的土地如此荒蕪,而通往它的門徑如此之高,以至於只有最親密的朋友和最深刻的敵人才會前來探望我們。”

因此,時至今日,在阿裡地區總面積高達34.5萬平方千米,有2個廣東省這麼大的情況下,人口卻將將10萬,還不到廣東省常駐人口的萬分之一。

含氧量低,寒冷乾燥,交通不便,鳥翼稀薄,人跡罕至,讓處在中國邊陲之邊陲的阿裡地區,成為了全國最艱苦,最落後的地方之一。

外人眼中蒼涼大氣的美景,此時,卻成為了當地人遭遇的荒蕪。

BY 網路

即便是看著晴空萬裡無雲,陽光普照著大地,也不能讓這片地面反射率高達40%以上的高原感到“暖和”。相反,紫外線之強可以輕易讓皮膚被“灼傷”。

廣闊的羌塘高原上大多是無人區,只有時而前來放牧的牧民,帶著羊群,騎著犛牛或毛驢,走上數十公里的往返。沿途不會有商店,信號也時有時無。

羌塘自然保護區 BY 太平洋電腦網

到了夜裡,氣溫會驟降至零度,在視寧度最好的星空之下,除了燃起的篝火木柴發出噼啪聲響,除了從遠方呼嘯而來的風聲,不會再有任何生命發出的響動。

這裡,是生命的禁區。

然而,阿裡人卻世代堅守在這裡,帶著信仰,日復一日地過著單調又艱難的生活,但他們依然樂觀。

BY 網路

只是,身體上的病痛依然讓他們感到焦慮。在這個中國醫療條件最落後的地方,他們要走上數百公里才能到達附近的醫院。迎著日光出發,來到醫院已是半夜。

對於這樣嚴峻的情況,不遠萬裡前來援藏的醫生葛冠群深有體會。

來自西安交大第一附屬醫院的葛冠群,在結束休斯敦大學的訪問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已獲得“副高”職稱,成為醫院中堅。本在職業上升期的他,因為一通援藏電話,毅然決然地登上了這片“生命禁區”。

葛冠群醫生在阿裡地區

除了要面對高寒缺氧帶來的身體不適外,當地的醫療條件與民眾的醫療意識,一度讓葛冠群揪心。

「無病可醫」,對於做足了準備,專門做乳腺科診療的葛冠群來說,他從沒想到要面臨這樣的情況。

原來,因為路途遙遠,乳腺科醫療團隊缺乏,不少當地人鮮少考慮過要前來診斷。

葛冠群醫生在走訪診療

為了能夠第一時間發現患者,下鄉診療成了葛冠群最拼命的時候。沖在前頭的葛冠群,一天要看近100個病人。

然而,以當地的醫療條件根本沒法診斷一些重大疾病。“如果遠程醫療能把大城市的資源引到這裡就好了”和葛冠群一樣,這大概是每個援藏醫生的心聲。

葛冠群醫生在工作

於是,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之際,工程師們的一根網線,實現了歷代援藏醫生們的心聲。

“你好,我是阿裡人民醫院。”

8月30日,隨著一聲來自高原之上的問候,西藏阿裡人民醫院遠程中心正式投入使用。

在西藏的雲端阿裡之上,來自杭州的阿裡雲,為這片孤絕的土地搭建起了全球海拔最高的遠程醫療。

他們以獅泉河為中心,覆蓋全區七個縣人民醫院的遠程診療中心。該中心上聯陜西和四川的大型三甲醫院,確保優質醫療資源對阿裡地區全年7*24不間斷支撐,包括疑難病患的遠程診療、醫療人員的技能傳遞;下聯全區7個縣級人民醫院,讓整個系統不僅服務於區政府駐地,更借助科技手段實現全區農牧民病患無盲點覆蓋。

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的拉姆,是這個遠程醫療平臺的第一個受益者。

在持續了半個小時的診療中,在一根網線的那一頭,來自四川人民醫院的中醫專家提出一套完整的醫療診治方案,還叮囑拉姆要注意飲食習慣,少吃不消化的食物。

為拉姆遠程診療

這無疑是一個「阿裡雲,在雲端阿裡」之上,憑借一根網線,去擁抱生命的聯動。

但願,從此阿裡地區,不再是身體的地獄……

新縣志,

優晟文化與羊晚集團生活傳媒公司聯合打造的內容平臺

用全新視角帶你領略中國各個縣的風土人情,

帶你探索中國未現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