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新疆,除了遠,什麼都好”,究竟好在哪?

1111 月, 2019

文中的照片均為“黑白的觸動”作者所攝,版權所有,未經允許,嚴禁盜用!

新疆,除了遠,什麼都好……

“新疆,除了遠,什麼都好……”

新疆很遠,西陲的喀什再往西,是被古人稱為“蔥嶺”的帕米爾高原,讓人難以企及的喬戈裡峰就雄立在那裡,翻越蔥嶺,是另一個世界。

新疆很遠,如果你從北境內蒙的草原去往南方廣西的山水,也許會經過寧夏、甘肅、陜西、四川、重慶和貴州,近2000公里,歷經八省,而這個距離,大概也就是從喀什到哈密星星峽的路程——還沒有走出新疆一省。

新疆很遠,聆聽額爾齊斯大峽谷的潺潺流水時,隔壁就是蒙古國的人喧馬嘶;欣賞白哈巴的田園風光時,旁邊就是哈薩克斯坦的裊裊炊煙;沉迷佈爾津的撩人夜色時,不遠就是俄羅斯的異域風情;陶醉阿克蘇的山水神木時,左近就是吉爾吉斯斯坦的純白清真……

新疆很遠,在六分之一國土面積的土地上,囊括了阿爾泰山、天山、昆侖山三大山脈和準格爾、塔裡木兩大盆地,三山如玉屏,列於南北、貫於東西,兩盆似蒲團,臥於低地、夾於三山,三山夾兩盆——“疆”的右半;新疆西北5600多公里的邊境與蒙古、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俄羅斯、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八國接壤,在這中國最長的陸路邊境內166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上,存在著眾多的中國乃至世界之最——最熱的火焰山、最冷的阿勒泰、最低的吐魯番、最高的喬戈裡……漫長邊境包裹遼闊國土,這是“疆”的左半。

上圖來自 網路

說完“遠”,該來說說“好”了……

仙俠濫觴

橫貫新疆的三山中,中間的一脈叫天山,將偌大的新疆分為南疆北疆;天山東脈,有一座雄壯的雪峰,名叫“博格達”,海拔五千多米的峰頂雲雪相融,山腳下,是一片碧綠清澈的湖水——天池。

第一次對天山有深刻的印象是源於《七劍下天山》,很小的時候看過的一部電影。從天山而來的七位俠士跟整個朝廷作對,無一不是身負絕技的武林高手,而調教他們的天山老者,更是深不可測。所以天山於我,是一個充滿神秘的異域奇境,人煙稀少,卻都是高人。

後來,我聽到了西王母的傳說,才知道天山不僅是武俠秘境,還是神仙濫觴。

傳說,周穆王西遊時遇到西王母,一見如故,二人在瑤池飲酒作樂,謠歌唱和,酒酣之時,西王母問穆王:“你我相隔甚遠,日後還會來看我嗎?”穆王說:“給我三年時間,等我回到東土治理好國家,就會再來見你。”穆王走後,西王母日夜翹首,一個三年又一個三年,穆王再也沒有回來……

唐人李商隱據此還作詩一首:

瑤池阿母琦窗開,黃竹歌聲動地哀。

八駿日行三萬裡,穆王何事不重來。

這首詩叫《瑤池》,瑤池就是今天的天山天池。

關於天山天池,還有一個著名的傳說:西王母每年生辰宴時都會在瑤池舉辦蟠桃會,屆時群仙開列、共樂玉池。有一年蟠桃會上,西王母又廣邀各路神仙,唯獨忘了瑤池水怪。水怪席間興風作浪,攪得天寒地凍。西王母怒不可遏,拔下頭上的一枚碧玉簪擲入水中,降伏了水怪,頓時,瑤池風平浪靜,宴會得以繼續。後來,這枚碧玉簪落地生根,化為一顆榆樹,鎮守瑤池。

今天,我們能在瑤池邊上看到一顆枝繁葉茂的蔥鬱古榆,據說就是當年的“定海神針”。

(被稱為“定海神針”的榆樹)

在後來的民間傳說中,源於《山海經》的西王母逐漸和道家神話相融合,成為了玉皇大帝的夫人王母娘娘。王母娘娘也會定期召開蟠桃會宴饗眾仙,在一屆宴會上,一只神通廣大的妖怪同樣因為沒有被邀請而鬧得天翻地覆,看過《西遊記》的你們都知道這個故事——孫悟空大鬧蟠桃宴。可見,吳承恩為了寫“西遊”,沒少看《山海經》。

據說天池是西王母沐浴的地方,離天池不遠還有一個西小天池和東小天池,前者是洗腳盆,後者是洗臉池,在這樣如畫如玉的地方梳洗沐浴,大概王母娘娘也是個如畫似玉的美人兒吧。

東小天池又名“飛龍潭”,傳說是西王母的幹兒子小飛龍的巢穴。飛龍潭下掛兩瀑,飛龍吐哺的瀑佈傾斜而下,激蕩山石,脆音清澈。

陽光從斜上方穿洞射入,與山石激起的水花共舞,畫出一道絢麗的彩虹。

沿著天池,坐船或繞山,可以到達東北岸的西王母祖廟,這是天池為數不多的人文景觀,另一座是天池西岸的福壽觀,兩座都是道教廟觀,是中國本土神話和信仰的見證。

(西王母祖廟)

(福壽觀:原名“鐵瓦寺”,據傳是丘處機遊覽天池後為紀念登仙境而建,清光緒年間,博格達山被禦賜為福壽山,這座寺廟就改名為福壽觀)

近山青蔥,遠峰白玉,神聖的博格達稱之為“玉山”也無不可;懸瀑叮咚,躺池碧綠,美麗的天池卻不宜稱為“碧池”。

山水相依,碧玉相映,雲雪相融,瀑石相激,殊勝人間,不二無雙!

大巴紮,“巴紮嘿”!

天山天池是北疆環線之行(吐魯番屬於南疆)的第一站,位於烏魯木齊以東九十多公里處的阜康市,接下來去省會烏市看看。

烏魯木齊是一座繁華的大都市,如果不是隨處可見的大眼睛、翹鼻梁,它跟內陸的城市沒什麼區別:地鐵、廣場、公園、高樓大廈、行色匆匆的上班族……甚至,按理說,維吾爾自治區的首府,方言上總得有些特色吧,可這裡的人,大都一口標準的普通話(稍帶點新疆味兒,卻算是西北最標準的了)

(人民公園的建築)

(人民公園的水榭亭臺,內地哪個公園都有)

這種大同小異的印象止於國際大巴紮之行:“巴紮嘿”!這才是新疆!

“巴紮嘿”聊表讚嘆,不是維語(是藏語),大巴紮的“巴紮”卻是維語,意為“集市”,是西域古往今來行商坐賈雲集的地方,在新疆,甚至形成了“巴紮文化”。

“敦煌”一文給大家介紹過粟特人,他們是古代穿梭於絲綢之路、精通各國文化、最會和人打交道的精明生意人,唐代時,從長安到地中海的巴紮,幾乎被粟特人壟斷。以放牧為生的維族人看著粟特商人賺的盆滿缽滿,很眼熱,就學著他們做起了買賣,於是巴紮就在新疆遍地開花。

如今烏魯木齊的國際大巴紮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大巴紮,集伊斯蘭文化、建築、商貿、娛樂、餐飲於一體,各族特色商品琳瑯滿目、目不暇接,規模不亞於其他國內城市的大型商業步行街,觀感則完全不同。

地毯和掛毯是這樣的:

有賣各種“阿拉丁神燈”的:

還有精美絕倫的玉雕:

和維族的“小洋娃娃”:

如果你在這樣的大巴紮裡轉一轉,相信你也會由衷地“巴紮嘿”!

可可托海

從烏魯木齊出發向北約500公里,穿越準葛爾盆地,來到了三山之北山——阿爾泰山的富蘊縣,這裡屬於北疆的阿勒泰地區,哈薩克族人的聚集地,中國最冷的地方之一,我們將要觀覽的,是冷中之冷的一個小鎮——可可托海。

(哈族氈房)

(哈族氈房內部)

可可托海與蒙古國交界,這四個字在哈薩克語中是\”綠色的叢林\”,在蒙古語中是\”藍色的河灣\”,發源於阿爾泰山的額爾齊斯河流經此地,是為“藍色的河灣”,林木蔥蘢的額爾齊斯大峽谷立於此處,是為“綠色的叢林”。

別看這裡山清水秀,要到冬天冷起來,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據說當地水電部門曾測出過零下60℃的低溫,追平了中國最北端漠河的記錄!只不過漠河是公認的“中國第一冷”,富蘊只好屈居第二了。

(雲杉和巨石組成的“長相依”景觀,如此寒冷,也只有雲杉這樣的耐寒物種才能生存)

初秋的溫度剛剛合適,峽谷中溪水潺潺,綠意盎然。

青山秀水,是很多攝影愛好者的鐘愛。

時不時可遇到成群的牛羊:

還有獨處的馬匹:

夕陽讓河水波光粼粼,秋色讓樹林綠中帶黃,儼然一副絕美水彩:

除了山水牛羊,額爾齊斯大峽谷中最引人入勝的要數各樣奇形怪狀的山峰,有的像象鼻,有的像雄鷹,有的像駝峰……種種形象,不一而足,逼真生動,號稱有“一百單八峰”。

其中最有名的要數神鐘山,孤峰傲立,直插雲霄,如鐘似錐,寓意吉祥,“一年365天,‘鐘’生平安”。

所謂“鐘靈毓秀”,如此“靈”秀山水包裹的神“鐘”山下,真的“毓”有“秀”美的寶貝——寶石和罕見礦物。

額爾齊斯大峽谷南部不遠處有一條寶石溝,溝中有個寶石洞,裡面有各種各樣的寶石:碧璽、海藍、水晶、瑪瑙、玉石、祖母綠……號稱“寶石之鄉”的可可托海,寶石的顏色就如同它的名字,藍的動人,綠的醉心。

在寶石溝西側不遠處,有一座三號礦坑,以“地質礦產博物館”的稱譽享譽海內外,是全世界地質學家心目中的聖地。

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這裡都是個神秘的存在,但它卻為新中國的國防立下了不朽功勛。上世紀60年代,中蘇交惡,蘇聯撤走了專家,還點名要用這個礦坑的礦產還債,於是三號礦坑為國家償還了蘇聯47%的債務;同樣是這個坑,為我國原子彈和氫彈研發提供了必要的稀有金屬,也為航空航天事業以及相關尖端科技的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和資金後盾,“神舟”系列航天工程所用材料有相當一部分就來自這個礦坑;航空航天領域有一種被稱為“黑寶石”的稀有材料——鉭鈮,它如此稀有以至於還被叫作“宇宙天空時代的稀有金屬”,而三號礦坑曾出土過60公斤重的鉭鈮單晶礦,鉭鈮含量超過70%!

圖片來自 網路

綠色的叢林,藍色的河灣,炫目的寶石,奉獻的過往……

她很美,也不缺故事。

神的自留地

國慶期間,《我和我的中國》人人傳唱,其中有一句歌詞描寫中國美景,雖沒有磅礴大氣,卻溫暖入心:“裊裊炊煙,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轍……”

這是最普通不過的景致,哪個村落無炊煙?哪條路上沒有轍?

但這個地方的村落和炊煙,卻組成了一片如畫仙境,連路上的轍都美出了詩意。

這裡,就是被稱為“神的自留地”的禾木。

(禾木河流經村莊)

如果你在閱讀雜志或網文時看到一幅“晨曦村莊”照,那麼很可能,照片上的美景就在禾木——這裡是全世界攝影師最鐘愛的中國攝影聖地之一。

早上5點多,烏漆嘛黑,很多攝影愛好者就提著長槍短炮前往高處尋找最佳日出拍攝點,寒冷的天氣和疲倦的睡意也無法阻擋拍出一張美照的誘惑,哪怕往往事與願違——陰天太陽不露面。

禾木是一個不大的村莊,位於富蘊縣西北四百多公里處,屬於阿勒泰地區的佈爾津縣,這裡生活著一千多位村民,大都是蒙古族圖瓦人和哈薩克族人,民風淳樸,而過盛的名氣也讓這個小村莊有些商業的浮躁。

但不論如何浮躁,也抹不去馬背上民族的彪悍,寬廣草原上偶爾可見騎馬狂奔的漢子,遼闊天空中不時飛過展翅尋獵的雄鷹。據說哈薩克族人善於訓鷹,而馴服的辦法比較殘忍——熬鷹。與天空最桀驁的生靈對熬,這大概就是草原民族的彪悍。

鷹眼中,世界若何:

深秋的禾木是最美的,漫山遍野,層林盡染,我去的時候稍早一些,鮮艷的顏色也初露端倪。

最鮮艷的,也是最有特色的,莫過於每家每戶的木屋前,都栽種著金黃的向日葵和五彩的小花,美不勝收。

(攝影師在花池前發癡)

禾木向西,穿過喀納斯,來到了有“西北第一村”之稱的白哈巴,與之一溝之隔就是哈薩克斯坦(1.5公里),在這裡需要辦理邊境通行證,這是我第一次離國境線這麼近。

(遠處的大山就屬於哈薩克斯坦了)

與禾木相比,白哈巴更小,村民更少,風氣也更淳樸,但美景不遑多讓。

看看那漫山的草原、林間的木屋、悠閑的牛馬、溫暖的晨曦,是不是有點像瑞士小鎮的風光?

(浪漫的陽光)

(暮歸的婦人)

(遠山和草原)

(勤勞的牧民)

(待命的農機)

(溫順的牛馬)

(蜿蜒的公路和遠方的晨曦)

看著這樣的美景,很難不讓人心生向往,然而轉念一想,這只是城市中麻木後的一種妄想:鷹木花道,風馬牛機,人類是從那裡走來的,不會再走回去。

神的花園

禾木和白哈巴是神的自留地,夾在中間的喀納斯湖是神的花園。

這意味著,在一片美不勝收的仙境中,喀納斯仍然脫穎而出!

去新疆之前,我去過了雲南麗江的瀘沽湖,當時驚為“天湖”,以為天下最美不過如此,而來到喀納斯,我羞恥於自己的短淺。如果瀘沽湖是清明如鏡之最,那麼喀納斯就是明艷如畫之極。

(一池顏料,半山色盤)

很多人來新疆旅遊,就是奔著喀納斯而來。

“喀納斯”是蒙古語,意為“美麗而神秘的湖”。

美是顯而易見的,不論你多麼不仁木麻,喀納斯都會讓你頭皮發麻:那一汪湖水根本不是湖水,是一池上帝準備作畫的顏料;那一山秋色根本不是秋色,是一盒上帝即將揮灑的色盤。

(如染之水,彌漫天際)

(如塗秋色,恣肆山野)

雲如玉帶,連綿潔白,偶爾一個“落單”的雲團,宛若句號,那是白雲對綠水長篇表白後的停頓。

相信你已經感受到了美,至於神秘……

據傳,多年前,有一位護林員到人跡罕至的湖頭巡視,當時他把船拴在岸邊,從山上下來的時候,突然在湖面看見了一個漂浮的物體,這個物體和船的距離約有四五百米,長度有船的兩倍。他只看到了這個物體黑色的脊背,一直在緩慢地移動,由於天色已晚,漸漸就看不清楚了。兩年後的一個夏天,這位護林員在山間巡視時無意中向湖面上一望,突然又看到這個似曾相識的東西……

(觀魚臺,俯瞰湖水的最佳位置,也是最有可能目睹水怪的地方)

當他把這件事告訴當地的一個圖瓦老人後,卻遭到了嚴厲的訓斥,老人似乎對水怪了如指掌,叮囑護林員不許外傳。原來圖瓦人是成吉思汗的後代,部族老人們一直認為喀納斯湖中有一個怪物,尊之為湖聖,是他們的保護神。

傳說為喀納斯平添了幾分神秘,但水怪真的只是傳說嗎?

網上說有遊客目睹過水怪,還上過報紙,甚至央視都報導過水怪驚現的新聞,同時科學家也對喀納斯進行了考察,得出的結論是,當地特產的一種大紅魚(哲羅鮭)就是水怪,據說此魚可以長到15米,如此,傳聞中將岸邊馬拖入水中倒不是不可能了。

觀魚臺上可以總覽全湖,如果想近距離接近湖水,徒步“三灣”是不錯的選擇。

三灣是喀納斯湖的另一處絕美之景,分別是神仙灣,月亮灣和臥龍灣。

神仙灣是從觀魚臺下來後的第一灣,水草豐茂,波光粼粼,仿佛水面有無數珍珠,所以它又叫“珍珠灘”,加上雲霧繚繞,水映晴空,如臨仙境,神仙灣名副其實。

月亮灣彎彎曲曲,如張飛的丈八蛇矛,只不過沒有兇戾之氣,全是靜謐之美,喀納斯湖在這裡展示了婀娜的曲線,又隱入蔥蘢的山林。

臥龍灣因河灣內像臥龍的小灘得名,如果這是一條龍,也是一只萌萌的小可愛。

這個世界上有名的景點中,以“仙境”自居的不少,到目前我所遊覽為止,私以為只有兩個地方名副其實,一個是瀘沽湖,一個是喀納斯。(後來我去了西藏,遇到了羊卓雍措,我心中的仙境又多了一個,會在以後分享給大家)

九尾現雅丹

傍晚,五彩灘回佈爾津的路上,當我還沉醉在餘輝下的雅丹魅力,忽然,同車的姑娘喊道:“快看,火燒雲,好漂亮!”

我抬頭往車外望去,“我勒個去”,心道:“這一條條如火舌一樣的尾巴,紅得如此囂張,豈不是九尾現臨!九尾都來了,鳴人也在路上吧。”

這裡是佈爾津的縣郊,喀納斯以南130多公里的地方。這裡風大,處處可見風車,招搖的烈風經年雕刻,形成了五彩灘讓人驚艷的雅丹地貌。

五彩灘氣候乾燥、地貌特殊,由於巖層的抗風化能力強弱不一,在狂風侵蝕作用下,形成了參差不齊的輪廓,陡壁隆崗和寬淺溝槽相間分佈;額爾齊斯河穿流而過,將景區分為分明的彩石區和密林區,一面是暖色的荒巖,一面是冷色的茂林,當真是“一河隔兩岸,自有兩重天”。

(高低錯落的陡壁和溝槽)

(山頭的羊雕)

五彩灘最美的時間是日落時分,夕陽照射下,巖石呈現出紅、綠、紫、黃、白、黑……,色彩斑斕,醉人不已。據說每當刮風的時候,溝壑裡、巖石下,到處都會發出長短不一、高低不同的怪聲,也許是風對色彩的讚嘆。

夕陽西下,雖無大漠孤煙,長河落日也沁人心脾。

(餘輝中的駿馬騎士雕塑,更顯豪邁)

(落日時分是遊客最多的時間)

五彩灘有一座石碓藝術,我沒有細究它到底代表什麼,但它的確直白地表達了我看完五彩灘的感受:666……

回到佈爾津,夜色已臨,這座有俄羅斯風情的小城更顯風情。

(河堤夜市即將迎來高潮)

(中俄風情街上的俄羅斯套娃)

河堤夜市和中俄風情街熱鬧喧嘩,而不遠處的佈爾津河靜謐美好,一輪新月高懸夜空,月下橋燈輝煌,路燈安詳,亭臺靜默,河水無聲。

(佈爾津河上的新月和彩橋)

(橋頭的小亭和遊人)

(安詳的路燈)

如果說佈爾津的夜是繁華和靜謐的矛盾調和,那麼佈爾津的日則是明媚和鮮艷的和諧統一。

(河畔鮮艷的步行道)

(明媚的花和俄羅斯風格建築)

(風情街入口,俄羅斯舞蹈雕塑)

(鮮艷又明媚的喀納斯大劇院)

(風情街上古典歐式大門)

從喀納斯到佈爾津,從蒙古和哈薩克的氈房到俄式的洋蔥頂,從濃鬱的湖水到濃鬱的雅丹,“多遠一體”已經由僅僅一個概念具象到了切實的感受。

臥虎藏龍魔鬼城

下面這個場景你是否有些印象:

這是李安導演的奧斯卡獲獎影片《臥虎藏龍》的取景地之一,位於克拉瑪依烏爾禾的魔鬼城,離佈爾津二百多公里的南方。

除了《臥虎藏龍》,這裡還拍攝過《七劍下天山》:

和五彩灘一樣,魔鬼城也屬於雅丹地貌,不同的是,這裡沒有河流,更古老,更荒蕪,也更蒼涼。

之所以被稱為“魔鬼城”,是因為據說,夜間陰風呼嘯,寸草不生的死寂中隱約可聞魔鬼的哀嚎。

傳說,這裡原是一座雄偉的城堡,其中的男人英俊健壯,女人美麗善良,人們勤於勞作,過著豐衣足食的幸福生活,然而,隨著財富的聚積,邪惡逐漸占據了人們的心靈,他們開始沉湎玩樂與酒色,為了財富爾虞我詐、勾心鬥角,每個人的面孔都變得猙獰恐怖。

天神為了喚起人們的良知,化作一個乞丐來到城堡,他告訴人們,是邪惡使他從一個富人變成乞丐,然而他的話並沒有奏效,反招來人們的辱罵和嘲諷,天神一怒之下把這裡變成了廢墟,城堡裡所有的人都被壓在廢墟之下,每到夜晚,亡魂便在城堡內哀鳴,希望天神能聽到他們懺悔的聲音。

如果你讀過《聖經》,這個故事一定似曾相識。上帝因罪惡毀滅所多瑪城,和上面的傳說如出一轍。據說伊斯蘭信徒和基督徒都尊奉《舊約》,那麼信仰真主的西域流出這樣的傳說也就有據可循了。

在億萬年的風蝕下,魔鬼城的巖土被雕琢成各種形象,有的像鐘,有的像人臉,有的像艦隊,有的像古堡……

(紅衣女子右前方,像不像埃及獅身人面像?)

(像不像戰艦?)

魔鬼夫妻:魔鬼城最著名的象形景觀,罕見的一石兩相,巖石的兩側有兩張人臉,臉型和表情都不相同,一似男,一似女,故稱為“魔鬼夫妻”。

魔鬼之眼:這是景區的大門,有沒有讓你想到《指環王》中的索倫之眼?

克拉瑪依是著名的石油城市,在魔鬼城一帶,就蘊藏著豐富的天然瀝青和地下石油,所以這裡除了奇石,還能看到采油的點頭機。

再加上荒漠和駱駝,我想這是對克拉瑪依的最好註解。

說到克拉瑪依,這是新疆的四個地級市之一,我們這就去市裡走走。

從烏魯木齊出發後,一路奔波,經過了仙境,也路過了荒原,穿過了村莊,也繞過了孤山,什麼都看過了,唯獨沒有城市的繁華,所以一到克拉瑪依,一種久違的熟悉馬上湧來。

克拉瑪依是座很美的城市,夜色尤其醉人。夜晚的克拉瑪依河上,水幕電影激情上演,燈光月色湖面爭輝,橋影蕩漾,新月迷人,沙漠中的月色繁華,更讓人覺得浪漫。

(水幕電影)

(湖水倒映的橋和月)

(燈月爭輝)

新疆,因為遠,所以好

在疆十天,只是看過了北疆幾處最為人所知的自然風光,伊犁草原、賽裡木湖、特克斯八卦城等等都沒有來得及一顧,更別提南疆的歷史人文,新疆之大之遠,可見一斑。

盡管如此,還是體驗了一段多彩而美好的旅程,有荒原,有山水,有日落,有月升,有星空,有駝鈴,有鱗萃比櫛,有一望無際……

因為遠,所以豐富;

因為遠,所以神秘;

因為遠,所以向往;

因為遠,所以美好……

再會,新疆!

圖片來自 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