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自駕遊——從豫東到陜南,翻秦嶺宿嶺南

1411 月, 2019

我是從小被公認沒有出息的孩子。

在我小的時候,那時的老師最喜歡考試孩子們的志氣和志向,最喜歡出的作文題目就是《我的理想》,小夥伴們都寫長大後當老師、醫生、宇航員、科學家,當時之時我認為我們大隊的拖拉機手最牛氣,我就寫我要當拖拉機手,被老師和小夥伴們當做反面教材,說沒有遠大的理想和志氣,回到家被俺爹又狠狠滴揍了一頓;後來再寫,我認為我的志向要遠大一點,就寫要當公社的拖拉機手,結果又被笑話又被揍;後來再寫,我遠大的志向是當卡車司機,開著卡車周遊中國,俺爹一聲嘆氣,“這孩子是廢了”。

當時我都沒有敢寫開著卡車周遊世界,小小年齡的我知道我堂叔因為說“要當地球球長”因言獲罪被判八年徒刑。

小夥伴的理想逐漸實現了,長大後有的當了老師,有的當了醫生,雖然沒有宇航員但有在自己實驗室裡搞自己科研的,我也沒有報考機械制造和汽車制造專業,甚至有自己的駕照也是40年以後了,“開著汽車周遊”最沒有出息的志向也是在幾十年後才實現。

我喜歡汽車,在喜歡汽車上我又一次顯現沒有出息的表現,我又和一般的國人不一樣,一般人喜歡高大上的,撇開政治不說,我則是經濟實惠夠用耐用,為自己節約金錢為國家節約能源也是愛國的表現。所以在我46歲第一輛車就是少之又少的派喜,少到好多人沒有見過,甚至沒有聽說過,第二輛車的選擇還是一個小車,兩輛被別人吐槽好久,嫌小,嫌不高大上,但我看上的是維特拉的全時四驅、動力強進、提速超快、經濟實惠、安全系數高。

這次西藏行我把人在途中車在路上做為骨架,把遇到的人、經過的事、吃到的美食、目擊的景色做豐富的填充。

記得一個朋友說過,“你給我車輪我就能馳騁遠方”

維特拉,我半年把它開到兩萬公里,9個月開到26000公里,因為是新車,也沒有什麼檢修的,把油耗清零,把AB表單程計程清零。

出行時帶著嶽母,因為考慮嶽母年事已高,不能去高海拔的地方,我們把她丟在成都妻舅家中。

過怕窮日子的嶽母,總是把車裡塞滿吃的用的,我三番幾次幾次三番地說,在路上吃,也花不了幾個錢。結果滿車還是“包子油條燒餅麻花、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整得旅程很辛苦。

出行,在高速口立此存照,沒有條幅沒有鞭炮沒有鮮花,安安靜靜地拍張照片。

“女士停車處”?嘛意思?不會是性別歧視吧?^_^

服務區遇到jeep車隊。

三門峽服務區,我幾個朋友和同學都在這個城市生活,沒有打擾他們,直接西行。

第一次加油,去年去過西北,知道高原上中國石油比中石化要多,這次出行只帶中國石油一張加油卡。

河南地區92汽油7.32.

西出潼關,老潼關的肉夾饃俺知道,回來再吃。

這個停車區很有意思,此南沙非彼南沙

透過一排卡車的延伸線,依稀看到的是華山。華山不是俺的菜一笑而過。

進入秦嶺

駛入秦嶺山區,注意行車安全,橋梁458座,長度99公里。要我多少橋梁費啊?

告訴孩子秦嶺淮河是中國南北的分界線,他只是在書本上知道,這次親自路過,我們可以親自體會下秦嶺南北的氣候氣溫的變化,為什麼秦嶺淮河是中國南北分界線,可以查百度,不贅述。

單幅雙向,謹慎駕駛

遠處一個人造公雞,嚇我們一跳。

因為有重要人物通行,秦嶺服務區居然關閉,我真的想去秦嶺服務區看看,畢竟是一個主要的地理位置,只有使用小伎倆了,幾個安保不讓進,我就說我的車沒有燃料了,已經亮燈了,萬一停在高速上擋住了首長的車隊,是你的責任還是我的責任?我的車帶有行車記錄儀,有事實錄音。幾個安保幾乎異口同聲“快進快出”。

可惜太倉促,沒有認真的領略。

在秦嶺服務區遇到小吉吉,和我的維特拉師出同門,性能上的老大哥,個頭上的小弟弟。

八點多下高速,“寧陜”?居然是個縣城的名字,我一直認為是寧夏陜西地區的簡稱,“理科生”對地理沒有學好。

秦嶺南坡山裡的一家農莊,三個人都抱著手機觀看,這個農家沒有有線電視,今天的世界杯只有在手機上湊乎。

老板娘親自下廚,家庭小炒

現在不是旅遊旺季,吃住都便宜,家常豆腐韭菜雞蛋小炒肉

涼爽的夏夜農家小炒淡淡的啤酒熱鬧的世界杯

清晨起來,雖然是高速口,但來往的車不多。

高速口

山清水秀,一個扶貧牌子很醒目

小馬在樓下等待。

兒子,旅行途中你不能睡到自然醒了

上高速出發

第一天跑了779公里,平均油耗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