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之旅——遙遠的北方

1811 月, 2019

踏上俄羅斯大地邁出第一步是在聖彼得堡。(題圖,聖彼得堡。)我們入住的瓦西裡島波羅地海大酒店有15層,除最下二層和最上一層,每層有110多間客房,多條過道交叉,從電梯間出來尤如進了迷宮,我和朋友兩人住第9層61號房,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房間。連住幾天都沒與客房服務員照過面,但每晚回來發現房間被收拾過,可見服務員是每天都來的。樓道裡不見服務員,連其他客人也沒見到,這層樓裡好像只有我們兩人,諾大的樓層始終靜悄悄,一如俄羅斯的地廣人稀。(圖,聖彼得堡 波羅地海大酒店。)

來俄羅斯前,領隊和導遊告訴我們,俄國賓館條件較差,設施簡陋,床鋪又窄又短,這是戰鬥民族的特點。進了俄國賓館才知道,非也。客房裡應有盡有,連冰箱和保險櫃都有,衛生間寬大,沐浴洗漱用品用具齊全,還有電吹風電熨鬥。床鋪與國內賓館的絲毫不差,被子雪白幹松舒服。熱水任何時間都絕對充足,隨處有燈具和電源插座使用方便。室內永遠是春天,俄羅斯是個能源大國。

俄羅斯賓館對旅客充分信任,旅客離店,不用檢查客房,也不要任何手續,旅客自行將房卡(鑰匙)放回收箱就走路。他們不擔心客人順走或損壞客房設備物品。

在莫斯科入住一家叫“河內-莫斯科”的公寓式賓館,客房是大套間,還帶廚房,櫥櫃內有整套廚具用品,新型小脫排機下方是個四眼電磁爐。客廳除沙發等必備家具還有一套餐桌椅,一家四口坐著吃飯肯定很愜意。臥室裡除了大衣櫥小物櫃和寫字桌,還有帶鏡梳妝臺,居家味濃鬱。(圖,莫斯科 河內-莫斯科賓館。)

在浦東機場時和到達聖彼得堡後,導遊們反復告訴旅友們,俄羅斯吃住條件很差,街上和景區小偷橫行,搶劫遊客時有發生,俄羅斯人不易相處,性情暴糙,工作效力低,對此大家小心謹慎。

而後意識到,導遊們過分誇張了在俄旅遊之艱辛。但這樣做有心理學上的依據,因此很有效。先給大家打好預防針,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在面對困難時就不影響情緒,如果所警告的事情沒有發生,大家就深感慶幸,旅遊就非常愉快。

導遊們說俄羅斯人性情粗獷,不善變通,“一根筋”。或許是這樣,但我對此沒啥體會。俄羅斯人身體普遍挺拔,大街上除了老人,個個來去匆匆,步履矯健,不象效率低下的人。

大街上地鐵裡很少見到捧著手機的低頭族。俄羅斯人都有手機,但不像我國內那樣,街頭路邊、車上車下,人人低著頭擺弄手機。(圖,聖彼得堡 涅瓦大街。)

俄羅斯人很少抽煙的,與我國煙民比比皆是不同,偶爾看到俄羅斯大嬸指間夾煙,沒見年輕人吞雲吐霧。原來想象,大街上會看到俄羅斯大漢舉著酒瓶痛飲伏特加,可此景未出現。據說普京總統此前下令,嚴懲在大街上喝酒的惡習,因此酒鬼消失。

俄羅斯人很少戴眼鏡的,而我國內眼鏡特多,年青人更甚。俄國人未必比中國人看書少,俄國高教普及,年青人只要不是太不像話,都可上大學接受高等教育。我國是九年義務教育,但不少小學生已戴上了眼鏡。(圖,葉卡捷琳娜宮外俄羅斯小朋友。)

戰鬥民族可能不好客,俄羅斯人的確不荀言笑,機場及海關人員都面無表情,即使是賓館和餐廳的服務員,都不主動與客人打招呼。

我們大巴的俄羅斯駕駛員也不講客氣。剛上車時,駕駛員要求大家在汽車開動時坐好,不要在車廂內走動,不要吃東西,這是為了安全和衛生。可中國旅友不管這些,總要離開座位走動,駕駛員一再警告,大家只當耳邊風。又一次事發,駕駛員突然將車停在路邊,聲稱不走了,他要報告公司另派車,於是導遊小馮不斷說好話,並保證不再破壞規定,駕駛員才重新開車上路。

俄羅斯地廣人稀,比起中國西部來更加名副其實。大巴在公路上行駛,除了路旁綿延的樺樹林,很久看不到人煙。就是一些著名景區,也是一片寂靜。

俄羅斯人很安靜,中國旅友很吵鬧。每到一個景點,立馬人聲鼎沸。大餐廳內,滿屋人在用餐卻安靜無聲,一群中國旅友進來,馬上喧囂聲一片。無論在餐廳、商場、車站、大街上、旅遊景點,俄羅斯人都一言不發,保持沉默,而中國旅友到哪裡,都會嘰嘰喳喳,歡聲笑語,帶來熱鬧。

俄羅斯的城市也很安靜。俄羅斯城鎮街道整潔清靜,看不到環衛工在清掃街道,路上卻一塵不染。除了專門的林蔭道和綠地,城市街道旁都不種樹,兩旁的樓房精致漂亮,一覽無餘。漂亮的街道和建築,給人深邃的歷史感和文化藝術感。

俄羅斯歷史悠久,文化藝術積淀深厚,有很多歷史遺址和文化藝術勝地。但俄國不像中國那樣對自己的歷史文化重視宣傳和保護。不少重要歷史文化藝術景區景點都敞開,不要門票。著名宗教建築更是任由出入。(圖。克裡姆宮的教堂。)

俄羅斯不像中國那樣重視旅遊業,沒把旅遊作為經濟創收的重要產業。對莫斯科這些遊客眼裡重要的旅遊目的地,他們不當“旅遊城市”,不為旅遊業提供什麼方便條件和優惠政策。你們來旅遊,可以;你們不來,也很好。

俄羅斯不靠旅遊靠能源,俄羅斯有的是石油和天然氣,有取之不盡的森林木材,還有寶石和琥珀,旅遊業無足輕重。(圖,俄羅斯金秋。)

可以說,俄羅斯才是真正地大物博,自然資源豐富,對此中國不能與之並起並坐。

俄羅斯很有歷史感,也給人陳舊感,宏偉而精致的建築都是舊時代過來的。著名的涅瓦大街從彼得大帝設計建設至今三百餘年,一直就那個模樣。紅場地面仍舊鋪著方形石塊,很欠平整,受檢閱士兵在這樣的場地上邁開正步,怎麼沒有崴了腳?你看北京天安門廣場多麼寬廣平坦,那才是閱兵好地方。

莫斯科的機場也陳舊。我們在謝涅梅捷沃國際機場踏上歸途,這就是2013年5月斯諾登叛逃來此,被軟禁了3個月的機場。機場為1980年莫斯科舉辦第22屆奧運會而建造,於1979年竣工。時值勃列日涅夫執政,外強中幹,囿於經費不足,機場建設毫無超前意識。1980年蘇聯境內航空客流量7500萬人次,現在是3億人次,因人流密集,候機廳擁擠,旅客難找到座位休息。就這國際航空樞紐港,明顯落伍了。我想,如在中國早就拆除重建了。(圖,莫斯科國際機場。)

不過,又覺得俄羅斯是個講實際,不講究面子的國家。聖彼得堡火車站已二百年,候車大廳裡缺少乘客座位,可它不影響運轉就繼續使用。謝涅梅捷沃機場設施不先進,可沒人要把它推倒重建。

俄羅斯不搞面子工程。陳舊建築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很多,他們對此足夠寬容,也不在意旁人的評判,生活在自己的率性中,這大抵是俄羅斯人的性格。舊建築要是在中國,為了面子,早就炸掉重建了。

其實,不僅是俄羅斯,歐洲不少國家對老舊建築也很寬容,如法國和意大利的城市很漂亮,都是二百年前的舊建築。戴高樂機場和米蘭機場也相當陳舊,仍運轉如初。這些或可以解釋成他們缺錢,也可認為他們得過且過,但不搞面子工程是肯定的。正因此,俄羅斯和歐洲,讓我們今天能看到許多漂亮的古舊建築。(圖,莫斯科紅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