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峇里島自由行,一個男人獨自去峇里島旅遊會發生什麼豔遇呢?

0911 月, 2019

故事還要從海灘這一幕前的一個星期說起。為見到我峇里島自由行的朋友,我把一年中唯一的出國機會獻給了峇里島自由行。

第1天,印象峇里島

Denpasar 巴厘島市政府

第一天,早上八點,峇里島機場,剛下飛機,走到到達大廳,我卻立刻直奔出發大廳。因為要見我的朋友,她是早上出發的飛機,這期間我們可能有30分鐘相見,如果今天見不到,我們就會有多日無法相見,而我在峇里島只有9天。為見到朋友,我以中國速度趕路,終於趕到出發大廳時,卻發現走錯了,她在國內出發,我在國際出發,我再次趕路,已經沒時間了,只好錯過了彼此。

我有些失落,因為我已經想念她很久了。之後,我在國內出發打車回酒店,身上一分錢的印尼現金都沒有,旅行省錢中的旅行省錢。本想到了酒店換印尼盾給司機,但司機說可以收我人民幣,找錢給我印尼盾,而且匯率非常優惠,真是意外小驚喜。一路上,無數峇里島印度教風格的建築映入眼簾,給我深深的第一印象。車開了一個小時到酒店,人民幣75元,不貴。

後來我才知道,這輛打表的正規出租車,在機場很難找到,如果在國際到達,打到假出租車的概率極高,之後認識的一個中國朋友,在國際到達打到了以假亂真的黑車,路程比我少一半,卻收了70 dollar。來到下榻的酒店別墅,出乎意料地好,園林漂亮,遊泳池乾淨,房間都是峇里島自由行風格,獨門獨院,幾個白人悠閑地曬著太陽,我一下子喜歡上這裡。

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笑容可掬地迎上來,談了一陣子,他卻告訴我住的地方不在這裡,在地圖上比劃半天。我不同意,堅決要求住這裡,他說住這裡又要多交錢,而且今天這裡沒有房了,明天有房,我開始懷疑這人是不是騙子。無奈,我跟著酒店服務員走出去,沒想到兩步路就走到了他比劃的地方,上了樓,發現這個房間也很好,陽光充足,還有個陽臺。卸下東西後,心想,算了,不換了,躺在床上睡到下午。

醒來後,計劃到4公里外的海灘看看,出門卻發現滿大街的飛馳的摩托車,讓我心驚肉跳,人行道很窄,還經常被霸占,走路步步驚心,速度很慢。行至3公里時,天色已晚,道路偏僻,人煙稀少,身體疲憊,我就在一家看起來像是餐館的地方坐下來,果然是賣飯的,我點了一份印尼炒飯,只要7.5元,真材實料,出乎意料的好吃,我不禁又點了一份。飯後,天已經很黑了,為了安全,我不可能再走路回去,必須打車。可是我的小米手機無法安裝Google play,也就無法安裝Gojek或Grab(當地的打車軟件)。我在餐館坐了半天,卻看不到一輛出租車或Gojek(當地的載客摩托車)。

於是我請求老板幫我叫一輛Gojek,他說的什麼我聽不懂,但沒有拒絕,看出來很熱情,只是效率很低,磨嘰半天,來了一個騎摩托車的年輕人,老板把我介紹給他。我問他多少錢,他說“As you wish”。這好難,因為我手上現金不多,只好硬著頭皮上車了,心想,路上見到銀行就下,換點現金。

準備上車了,他又磨嘰半天,原來他的老婆孩子都在這裡,出來給他老爸告別,臨走時老婆還吻別,說要注意安全,其實只有3公里的路……就這樣,我上了他的車,這是我在峇里島第一次坐摩托車,非常緊張,我緊緊抓著他,他問了我很多問題,我聽不懂,出於禮貌,我不得不回答,但回答永遠只有一句:“I come from China”,行至一家銀行,我拍著他說:“Stop,I want to go to the bank”,他慢下來,大聲說:“No need money,I send you to your hotel,free!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問了一遍,他大聲說著:“free!”直到他把我送到,真的不要我錢,我才完全相信。我不好意思,一定要送他孩子禮物,他也不要,低頭打開手機導航,發動摩托車走了。看著他的背影,我非常感動。回來跟我朋友說起此事,她說這在峇里島經常發生,我一下子對這裡有了好感。

評論

第二天,深入島內

峇里島的河流

第二天,清早起來,我還是無法解決交通問題。有了上次的教訓,我選擇了另一條通向海邊的路:一條橫穿峇里島城區的河流,我沿著河堤走,看到了很多河邊釣魚的人。有一些魚被丟棄在河堤上,樣子非常可怕,像史前怪獸。我雖然好奇,卻不敢拍照,生怕這些可怕的照片存在我的手機裡。

後來才知道,這些魚是河裡的清道夫,當地人釣上來,也不要,都會丟棄。沿河走的好處就是能深入基層,看到河堤旁有很多簡陋破舊的房子,當地貧窮的人們住在這擁擠骯臟的地方,路邊曬著破舊骯臟的床墊,每隔一段就有一個露天垃圾堆,冒著有煙,直排到河裡的排污口吐著污水。

這裡人口不多,河流污染卻很嚴重,相比我國一些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河流水質更差,我這才深刻理解了集中排污和污水處理是多麼重要。河流的盡頭,是一座立交橋,讓人暈頭轉向,耗盡了我最後的能量和耐心。正在焦躁之時,一個男人問我要不要坐摩托車,他衣服印著“Gojek”,我立刻告訴了他我要去的海灘,他只給我要5元錢,沒有任何宰客的意思。

海灘比我想象的要遠,開了一陣子,他把我放在了海灘前的shopping mall,這裡熟悉的品牌、熟悉的裝修、過冷的空調……讓我一下子感覺回到了中國(其實全世界的shopping mall都一樣)。只是,這裡雲遊的世界各地遊客顯示了它的國際化。找到一家Pepper rice(中國叫胡椒先生)的連鎖店吃飯,驚訝於這樣普通的快餐店裡服務員英語水平之高,付款時發現還能用支付寶,而且還有立減優惠,一下子感覺回到了中國。

一餐滿意的午餐後,我坐在椅子上,看著來往於burger King、Starbucks等連鎖品牌的遊客,想起了河邊的那些貧窮的人們,才明白朋友告訴我的:旅遊開發要讓當地人收益,否則只是這些國外的公司老板賺錢,雇傭的也都是外地來的能說英語的人,當地人找不到工作……飯後,我走到shopping mall 對面的海灘,眼前豁然開朗,這麼長的優質沙灘,讓國內某著名熱帶旅遊景點相形見絀。

沙灘被烈日烤得燙腳,我學著老外穿著襪子走在上面。不斷有人過來用中英文問我要不要沖浪,我對沖浪毫無準備,也無概念,沒有答應,繼續獨自走下去,直到一個安靜人少的地方躺下來。

一會兒,身邊就躺滿了人,有一對身材熱辣說法語的非洲姑娘、文質彬彬的白人情侶,顯示出不同種族的不同性格,非洲姑娘一會唱一會跳,不停牌子,哆嗦個沒完;白人情侶懶洋洋地坐在那裡,半天一動不動……我舒服地躺在樹蔭下的沙灘上,欣賞著海邊密密麻麻的比基尼們,讓我感到疑惑的是:海灘上竟然有那麼多身材熱辣的比基尼girl,黑白黃種人,個個都是前凸後翹,那些肥胖的、瘦弱的女人都去哪裡了?

但是我的思考被一個聲音打斷了,那是熟悉的中文,我抬頭一看,是一個當地導遊,中文說得賊溜,都是在海灘上自學的,他想讓我包他的車,300一天,比淘寶便宜。我沒計劃,看到他也沒其他客人,我也是一個人,我們就你一言我一語地聊了起來,竟然讓旁邊的老外羨慕不已,或許他們也想跟當地人用本國語言溝通吧。這時,一個身材熱辣的亞洲女子在走到前面不遠處,趴下曬太陽,導遊告訴我這是一個中國遊客,立刻過去跟她聊了起來。

我獨自在沙灘上無趣,過了一會,也過去看看,果然這是個中國遊客,東北姑娘,一個人來這好多天了,明天回國,兩個孤獨的身處異鄉的人,立刻拉近了距離,於是我們三個人一起在海灘上看烏龜放生,一群人面對大海拍成一排,一起把小烏龜放到沙灘上,烏龜們立刻爬向大海,場面壯觀,東北姑娘笑稱這是王八賽跑,正聊得開心,導遊說可以免費帶她去另一個海灘,不遠。我覺得是個好機會,就鼓勵她去,天色已晚,叮囑她小心。

然後我就離開了沙灘,去機場接我的表弟,他從印尼的蘇門答臘飛來看我。我到機場後,坐下休息,看到東北姑娘給我的資訊,說導遊占她便宜,要我接到表弟後大家一起吃飯,在她酒店附近的Kuta beach。我再次叮囑她小心,就繼續在機場接機。

飛機晚點一個多小時,我在機場瞎轉悠,逐漸熟悉了這座小機場,不禁想:如果我早點熟悉,第一天就不會浪費時間,就可以見到我的朋友了,可惜……等到表弟出現時,我差點認不出來:他一身印尼打扮,腳踏人字拖,穿花褲衩T恤衫,背一個黑包,請問您這是要來旅遊的嗎?我們從機場打車,去東北姑娘那裡喝酒,聽她講她在美國8年的故事,才發現這個身材火辣的東北姑娘竟這麼有料,聽得我們兩個大老爺們如癡如醉。喝完酒,我們打車回去,東北姑娘獨自回酒店。

正在告別之時,旁邊走來一對白人情侶,我好像聽到那個男人說了一句:“Bitch”但我沒聽清,也不相信那個文質彬彬的白人男人在她女朋友面前說這句沒頭沒尾的話,反倒是東北姑娘立刻彈起來,大叫:“What did you say?”那男人頭也不回地走了。我還勸她,他不可能說這樣的話。然而,直到最後一日,我才相信,那天晚上聽到的可能是真的。

評論

第三天,和美女沖浪

Kuta Beach
  • 地址:1722 Gold Coast Hwy, 黃金海岸昆士蘭4220 澳大利亞
  • 電話:+61 7 5576 1199

第三天,和美女沖浪。我們又來到了峇里島最著名的kuta beach,這次是和表弟一起打車過來,東

北姑娘極力推薦我們去沖浪,說才5美元,結果我們找遍海灘也沒這個價,全海灘都是100人民幣一個人,不禁懷疑這姑娘靠不靠譜。她就幫我們去找,最後幫我們砍到50人民幣,可她剛一走,價格就變成60,我們也不在乎了,就跟著教練下水了。沖浪,實在太好玩了!首先教練在岸上教我們動作,很簡單,趴下、俯臥撐起身、後腳踩在板子後面、前腳踩前面、半蹲,我很快學會了,迫不及待下水。教練讓我把沖浪板推到離岸幾十米的地方,我先趴上去,當浪來了,沖浪板前進,他在後面大喊“stand up”,我立刻俯臥撐起來,右腳站後面,左腳前面,半蹲,然而,這看似簡單的動作,開始幾次我都不成功,還未站穩就掉水裡了。看到一起學沖浪的表弟已經有模有樣,我也更加努力,終於意識到:是自己的雙腳沒有踩在沖浪板的中軸線上,我糾正了錯誤,這一次,我成功了,踩著海浪沖出好遠……那感覺棒極了!教練也開心地豎起大拇指。之後,又玩了幾次,成功多失敗少,進步很明顯。一次次地沖浪、拖著沖浪板逆浪而上,已經感到有些體力不支了,教練看看表,時間到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得好快。我們上了岸,沖洗了一下,坐下來休息,這時東北姑娘也沖浪上來了,和我們一起,同她熟悉的教練一起聊天。這些當地的沖浪教練個個身體強壯、性格開朗、熱情、笑容燦爛。後來,我的朋友Kwarista告訴我當地人管這些人叫beach boy,他們都非常友善,就像這裡的陽光。我和表弟笑談如果有女教練,可能生意會很好,beach boy卻告訴我們,沖浪是一項耗體力的運動,沒有女性能從事這麼耗體力的勞動,所以看不到一個女教練……就這樣,我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聊了幾小時。這就是峇里島的海灘,沖浪過後更愛這裡。下午,東北姑娘就要走了,我和表弟給她送行至車上。之後,我們一起走路去吃當地最好吃的豬肉飯!走了近2個小時的路程,終於找到這家餐廳。餐廳沒有菜單,因為只賣豬肉飯,基本都是當地人吃。至於味道,只能說,這其貌不揚的豬肉飯,實在是太好吃了!

第四天,滑翔傘和劃船

Pandawa 海灘

第四天,滑翔傘和劃船。我和表弟起床後,去南部的懸崖海岸去玩滑翔傘,這是我在淘寶上搜到的,本以為現場買票會便宜,打車到達後,卻發現現場價格竟比淘寶貴2倍多!這裡地點偏僻,景色非常迷人,排隊來玩的全是中國人!我們以為是排隊叫號,可是等了半天,排在我們後面的都已經飛了,我們還沒動靜。我不禁去問,答案是“等風來”。我

們兩個都是人高馬大,體重大,需要大風,現在風小,只能把那些體重輕的吹走。大風終於來了,我坐上滑翔傘,系好安全帶,教練坐我身後,大喊一聲“let’s go!”就從懸崖上一躍而下,我感到身體落下,很快,風就把我們吹起來,在空中飛的感覺棒極了!那絕不是坐在飛機裡能體驗的!然而更棒的是那無與倫比的美景,巨大的白色火山石懸崖下,是像湖水一樣湛藍的、透明的、平靜得難以置信的大海。

腳下,是完全陌生的樹木、植被,表弟說,這些幹旱、原始、怪異的植物,這裡完全不像印尼其他地方,可能更像澳大利亞。我們飛著,看到平靜的海面上,無數小船在蕩漾,就像在城市公園的湖裡一樣,腳下的美麗海灘旁,豎著巨大的Pandawa牌子。我們下定決心:要去那裡!滑翔傘降落後,我們直奔Pandawa海灘。

由於沒有車,我們徒步,走一條別人都沒走過的路,危險、刺激、神秘、美麗,原以為很快可以下到海灘,卻發現飛過去幾分鐘的路,走過去要一個多小時。我們在一條懸崖上鑿出來的路上走,下面是美麗的Pandawa海灘,路越來越窄,又沒有人,更是心中忐忑。我們不願意曲折下山,為抄近

道,計劃從一處爛尾的酒店大樓下去,穿過壕溝,走到大路。烈日當頭,兩個爺們在白茫茫的火山石灰路上走著。當我們終於走到那爛尾的大樓時,卻發現根本沒有通到地面的樓梯。此時如果原路返回,又要繞個大遠,我的氣泄了一半。但是表弟發現了另一條路,那是我們剛開始不屑一顧原始小路,沒想到這條路竟然能走下去!

這裡的火山石如此松軟,以至於扒住石頭下降都要很小心,一不小心就會把石頭拔下來一塊。我撿了一塊長木板,希望過壕溝時用得著。然而,當我終於把這塊木板扛到壕溝邊上時,才發現,木板不夠長!而且,壕溝很深,跳下去後很肯能上不來,我說:“走吧,繞過去吧。”

 

表弟卻不放棄,把木板放下去量了一下壕溝的深度,說:“沒問題,和我差不多高。”我還沒來得及攔住他,他就跳下去了,兩米多的壕溝,他一下子扒上去了。輪到我,我小心翼翼地下去,舉起雙手,扒住壕溝頂部,雙腳一蹬竄了上去,再加上表弟拉我一把,也一下子就上去了。終於來到了大路上,我們非常高興,談論著這驚險刺激的旅程,表弟說:“沒有我這塊板去量壕溝的深度,我不敢下去。”看來我也是出了一把力的。就這樣,我們有說有笑,來到了Pandawa海

灘,這裡果然不同凡響,與在空中看相比,是另一幅景色。我們把這美麗的地方報告了滑翔傘那裡認識的中國人。然後,我們租了雙人皮劃艇,在平靜如水的海面上劃船,出乎意料地快,後來才知道,這平靜如水的海面,實則暗流湧動,雙腳踩上去,站都站不穩。劃累了,我就躺在船上睡覺,醒來時,船已經漂出去好遠,不禁後怕,因為,這平靜的海面,實則是一個泄湖,不遠處是一排看不到的沙咀,保護著這片平靜的海,再遠處,是洶湧的海浪,不停地拍打著沙咀。

為了不漂到外海,我們把船劃到浮標旁,系在浮標下的繩子上,終於可以躺下安心睡覺了。一覺醒來,我驚訝地發現:繩子不知為何早已散開,船已經漂離浮標好遠,看來這真是一個不靠譜的辦法。我們下了船,去海裡遊泳,發現幾個中國人在海裡圍成一圈,像是在尋找什麼,於是過去湊熱鬧,看看發生了什麼,走近一看才知道他們在抓海膽,我們也很感興趣,想要湊熱鬧,其中一個男的說:“你們沒戴潛水眼鏡,抓不了。

”我拉著表弟走開,他卻還要嘗試,最後抓起來一副墨鏡,原來是那個男人的,我們還給他,他沒有道謝,我們就走開了。回到岸上,我們尋找滑翔傘那裡認識的中國人,因為他們得到我們消息後,也來到了這裡,我們想搭他們的車回去,可是聯繫了半天,才發現,他們

已經走了。這偏僻的海灘,叫不到出租車,我嘗試著用百度地圖叫車,表弟用當地的軟件,最後我發現用了送的優惠券都比當地軟件貴好多,於是用了表弟叫的車,“都是中國人在國外在坑中國人。”表弟說。不久,車來了,卻到不了景區,需要從海灘出景區後打車。

正在一籌莫展,表弟已經用印尼語和當地小姑娘聊起來了,聽不懂,但是,她最後高興地答應我們,15元,送我們出景區。接著一個黃牙的老頭讓我們上他的摩托車,那可能是她的爸爸。摩托車載著我們三個男人出發了,路上要走過一個個陡坡,才能爬到懸崖的上面的景區大門。

那可憐的摩托車,發出聲嘶力竭的聲音,就像一個幹咳的老人,快要把肺咳出來了。我緊緊貼在那老頭身上,他身上的臭味讓我屏住呼吸,那是長年抽煙形成的,聽表弟講:這裡煙葉質量很好,抽煙的人很多,抽煙和強烈的日光加速了一些人的衰老,有些人60多歲就死了,我不禁心生憐憫。

當我們終於看到等待的汽車後,把錢給了老頭,他開心地笑著,露出僅剩的那幾顆黃牙,或許他又可以拿錢去買煙了。一天驚險刺激、激動人心的遊玩後,我們非常興奮,在車裡暢談了一路,直到最後才發現車裡空調太冷了,我們的衣服被海水浸濕了,下車時感覺快要感冒了。

回來趕緊洗熱水澡,出去找薑湯喝,卻只在超市裡找到一些薑的飲料,看到路邊攤有面條,我們趕緊坐下來吃熱騰騰的面條。但是,他們的雞湯更好喝,我也學會了“雞湯”用印尼語怎麼說,那是我唯一學會的印尼語“Soto Ayam”。這裡還有很多其他小吃,但我不認識,或許,等我朋友來了,她會一一告訴我這是什麼。

第五天,Garuda的表演。

神鷹廣場49篇遊記中提到門票¥預訂
  • 門票價格:免費
  • 開放時間:8:00~22:00
  • 電話:+62-361-700808
  • 地址:Jl. Raya Uluwatu, Ungasan, Kuta Sel., Kabupaten Badung, Bali 80364,Indonesia
  • 簡介:廣場上散落著壯觀的神鷹雕像,從山頂可以俯瞰峇里島南部風光。

第五天,Garuda的表演。一覺醒來,表弟的感冒加重了。他今天要回家,我們一上午哪都沒去。10點鐘,我送他去機場,之後去了Garuda。那是一座高聳的鷹的雕塑,在島的很多位置都可以看到。門票62.5元,還送我welcome drink,和一條綠色的絲巾。一個帶頭巾的當地穆斯林女孩走過來,問我:“Are you alone?”我說是的。她有些驚訝,接著給我一一介紹這裡的景點。

我問她能否將絲巾蒙面?她搖搖頭,“please respect us”然後她把絲巾很巧妙地系在我的腰上,告訴我可以用護照租一把免費的遮陽傘。可是我沒帶護照(出門不帶護照,批評一次!),那個女孩非常熱情地把她自己的身份證押給景區,幫我租傘,惹得她景區同事投來詭異的目光。

有了這把很多人羨慕的傘,我在景區遊玩更加自在了。然而,景區讓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那巨大的雕像,而是看的一場戲。這裡每隔一小時就有一場戲,我坐在第一排完整地看了一場。

那是一場從看過的藝術:一開始,一個面目可怕的動物出現,舞獅一般耍了一陣子,接著,一只呆頭呆腦的猴子轉了一圈,然後,兩個像西遊記裡妖怪一樣的家夥出來說了半天當地語言,後來,兩個天兵天將打扮的面目猙獰的高大的人物出現了,又說了一通當地語言,然後,幾個美女出來跳舞緩和了一下氣氛,接下來,兩個“天兵天將”為了一個女人打起來了,一個被打跑,緊接著,一個面目恐懼的妖怪出現了,她一頭白發,披頭散發,面目恐懼,胸前似乎還有兩個佈袋做的乳房,接著,人類拿著刀沖來,跟妖怪搏鬥,但是都

被都打倒了。接著,又出來一個像雞一樣的妖怪,與前面那個披頭散發的妖怪似乎搏鬥了一陣子。最後,開頭的那個面目可怕的動物回來了(看了那麼多面目更可怕的妖怪後,現在覺得這個好看多了),他趕走了妖怪,戲劇結束了。觀眾們要麼看得如癡如醉,要麼看傻了,表演結束半天,才響起了掌聲,之後陸續有人前去合影。我在景區轉了一圈後,又遇到打車的問題,我走了半天出了景區,被一輛摩托車叫住了,問我要不要搭車,開口給我要250元人民幣,要知道我坐汽車來這裡才100,我沒答應。後來,我在ok便利店讓服務員幫我叫了Gojek。此時我的朋友終於返回峇里島了,她在sunset road開會,我讓Gojek去她那裡。行至半路發現她一直沒回我資訊,就徑直打車回了酒店。

原來她下飛機後先回家休息,晚上過來看我,我很高興,終於可以見到朋友了。晚上,她開了一輛CRV過來,這車在當地顯得那麼大,因為這裡大部分的車都個頭很小。她穿一身我們在中國相識的時候穿的連衣裙,帶著我送她的那個“笑笑”的吊墜,雖然見面時間很短,但是我們非常開心,一起吃了當地的外賣,烤豬排和烤魚,非常美味。這裡的外賣,是由當地載人摩托車Gojek專程送來的,跟國內不一樣。之後,她開車回家了,告訴我這幾天她很忙,可能要到周末才能相見了,我們戀戀不舍。

第六天,在峇里島開摩托車

Ubud,Gianyar

第六天,在峇里島第一次租摩托車,我去了朋友推薦的Ubud 蝴蝶公園。這個公園很小,人也很少,門票50。公園裡有很多蝴蝶,有喜陽的紅蝴蝶、喜陰的黑蝴蝶、和不喜歡人類的藍蝴蝶。我的手機微距鏡頭可以在此一展身手了,拍了很多高質量的微距照片。

在公園裡,我認識了一個比利時老太太,她說不記得這是第幾次來峇里島了,她的媽媽生前非常喜歡這裡,這也是她為什麼要一個人來這裡,為了懷念她的媽媽。從袖珍的蝴蝶公園出來,我去了著名的Ubud瀑佈,這裡人山人海,果然名不虛傳,門票才15。這裡的石階非常陡,我很快下到了谷底,來到了瀑佈下的水潭。谷底的水潭是世界各地的年輕人,我感嘆年輕真好,有好的身體和膝蓋,能下這樣的陡坡,才能看到這樣

的美景。下到谷底後,我逆瀑佈而上,行至半山,有第二道門票,7.5元,如果遊泳,再加100。我毫不猶豫上去了,來到半山腰一個絕佳的欣賞美景的餐廳躺下來,點了一份餐,才40元。讓我最滿

意的,是餐廳舒適的沙發床。隔壁床上躺著兩個身材熱辣的比基尼小姐,她們是從澳大利亞來的,她們非常開心地跟我合影,引得旁邊一個意大利帥哥心生嫉妒。吃過飯後,我們say goodbye,她們走了。之後我就躺在舒適的床上,身邊就是美麗的瀑佈,睡了。醒來後,我繼續趕路,驅車趕往東

部海灘,一路上車不多,我路過稻田,那茁壯成長的水稻告訴我:這裡的土地有多肥沃。終於趕到海灘,這裡沒有遊客,美麗的海浪、廣闊的黑沙灘讓我身心一下子放開了,我大喊著:I love Bali!I love you!Kwarista!踩在黑色的火山巖沙灘上,我情不自禁的地跳起舞來,全然不顧亭子裡那個害羞的當地穆斯林姑娘如何看待這個大城市來的瘋子。

黑色海灘的盡頭,是高聳入雲的Agung火山,在夕陽的照耀下,山海一色,無比雄偉壯觀。海灘狂歡過後,閑不住的我開始撿拾海灘上的塑料垃圾,打包後扔到高處的垃圾堆。之後,我沿著海邊的小路一路向南,趕往酒店。這條幾乎無人走的小路,非常美麗,也非常危險。太陽落山,天色暗淡,路似乎到了盡頭,到處是沙子,沒有經驗的我以為摩托車可以通過,徑直開了過去,卻陷了進去。我想掉頭返回,但是陷入沙子的摩托車出奇地沉,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調過頭來。

終於返回到酒店,晚餐後休息了一陣子,孤獨又隨之而來。我走到酒店遊泳池旁,一對雅加達的華人年輕夫婦和我座談至深夜,這兩個準備結婚的第三代華人,已經不會說中文。兩人抽煙吞雲吐霧,給我灌輸了很多觀點:比如蘇哈托是政治原因迫害華人、印尼的穆斯林非常恨中東穆斯林,因為他們破壞了穆斯林的名聲等,我的腦袋裝得滿滿的。之後,我們留了Email,但是,他們的Gmail郵箱可能收不到我的信。疲勞是戰勝孤獨的良藥,回房間後,我很快入睡了。

第七天,為了火山吃罰單

Batur 火山,Agung 火山,Ubud皇宮

第七天,為了火山吃罰單。有了第一天的經歷,我膽子大了起來,決定騎摩托車去更遠的地方,那是我心念念的火山。在酒店吃完早餐,我精力充沛地出發了,一路上好心情,卻不知不覺走錯了路,等我發現時,離Ubud已經很近了,幹脆去中國朋友介紹的Ubud皇宮看一下!

走著走著,卻發現車輛全都沖著我走,懷疑自己逆行了,看看沒有警察,而且很快就到Ubud皇宮了,就懷著僥幸心理繼續逆行。可是,在離Ubud皇宮一步之遙的地方,我被警察攔了下來,先是看駕駛證,然後給我講了一通,最後交罰款,我一看,250k,遠比我朋友告訴我的50k要多,我想私了,但是人多口雜,再加上他開始給我要護照和駕照了(我都沒帶在身上,該批評第二次!),我趕緊交了罰款走人。Ubud皇宮令人失望,如此地小,就像一個大宅子。反倒是遊客挺多,附近老字號的中餐館貴的咋舌。ByeBye,開車前往酒店老板推薦的Batur火山,一路爬坡,不知不覺越來越冷,人愈來愈少,路越來越小。當我最終從小路接到大路時,眼前豁然開朗,一座雄偉的火山正在眼前,一家餐廳正在這路口,占據了觀賞火山的絕佳地點。餐廳門口寬敞的摩托車停車場也在對我招手,我立刻前往,停車時,我不小心被旁邊印度人的摩托車燙傷了腿。他們那該死的摩托車排氣管竟然沒有防燙保護!

我拿著酒店的冰水,冰敷著熱辣的燙傷,欣賞著才噴發不久的火山,心裡念著這燙傷也許是火山給我的印記。火山,是這座島的母親,是火山的噴發造就了這座島。但是,火山,也是這座島的惡夢,他的爆發也可能毀滅這座島。這讓我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當地表演,好的壞的,都面目猙獰,我也想起了朋友告訴我的,神也有好的一面壞的一面,我突然感覺當地的印度教多麼像唯物

主義辯證法,非常深刻。正在走神之際,旁邊的印度女孩跟我聊了起來,過了一會,她老公也回來了,加入了我們的聊天。原來他們也信封印度教,印度教是一個非常包容的宗教,有100多個神,但是印度的印度教和峇里島的印度教完全不一樣,所以印度教更像是一種地域性的政治宗教,用一個宗教名稱把這些地區緊密地聯繫起來。彼此溝通後,我對這兩個印度人的壞感消失了,他們從凌晨1點去爬山,12個小時後才回到這裡吃飯,非常疲倦,要回去了,我們彼此告別。我繼續欣賞這

火山美景,這裡比Ubud那中國餐館好多了,風景更是無與倫比。眼前的Batur火山坐落在Agung火山的北面,盡管沒有Agung高,但Batur火山更漂亮,是更完美的圓錐形。兩座火山的噴發,給周圍地形帶來巨大變化,最明顯的是,兩山之間那個巨大的、美麗的湖。我情不自禁多拍了幾張照片,剛好碰到一對玩無人機拍照的瑞士夫婦,男的矮,女的醜,身材差,抽著煙,聽說我去過瑞士,他說:“Swiss is expensive,but it’s good”,還一直追問我去過瑞士的哪個城市,我告訴他“Interlake”,他想了半天,“Interlaken”,接著哈哈大笑起來,眼神也變得更加親近。短暫溝通後,我與他們告別,繼續趕路,朝著湖水和Agung火山的方向駛去。路上的車愈來愈少,路越來越陡,到處是急剎車和轉彎,高山、陰暗的森林、碧藍的湖水、潮濕的道路,讓我感覺身處瑞士,怪

不得在這裡能碰到瑞士夫婦,難道冥冥之中總有聯繫?路上,油表下降很快,這爬坡耗油速度遠超我想象,可是這陰森冷僻的道路上都見不到人,哪有加油站?我小心地、慢慢地、勻速地開著摩托車,油還是快要耗盡了。正在心中忐忑,終於,我看到了路邊站著一個人,身邊好像放著油桶,雖

然與其他加油站大不相同,我還是趕緊過去看看,果然是汽油!我又喜又怕,擔心他漫天要價。但是,出乎意料,價格竟然和其他地方一樣,看著他憨厚的笑容,我心中感動。加滿油後,我繼續上路,路漸漸變寬了,在一個大路口處,豁然開朗,有一條岔路下山通往湖邊,很多車輛進出。我也想下去,但看看時間,前方Agung還很遠,於是發動摩托車繼續前行,留下了我再次來峇里島的念想。開車轉過了湖,又來到了山區,又變得乾燥起來,塵土飛揚。我沿著導航,來到了一處沒有攻略、沒有人推薦過的地方,竟然是這座島上最大的祈禱祭祀的神廟,神廟巨大,我拾階而上,卻被告知不得進入核心區,只得在外圍參觀。盡管如此,龐大的建築群仍給我深刻的印象。這座神廟背靠Agung火山,是離Agung火山最近的一塊平地,氣勢雄偉。遠處的Agung火山雲霧繚繞,不久前剛剛噴發,毀壞了神廟的一部分道路,這更增添了火山的神聖。很多穿著白衣服帶著白帽子的當地人來此面向Agung山神祈禱。我看到了小房子,看起來不是給凡人蓋的。一間間的,風格並不相同,我在最前面的一間,竟然看到了龍,那是中國皇室的龍。我以為這是墓地,後來,我的朋友告訴我:這些都是用來祈禱的房子,當地人沒有墓地,如果人死了,就會燒成骨灰,撒向大海……

第八天,海邊落日

Kuta Beach
  • 地址:1722 Gold Coast Hwy, 黃金海岸昆士蘭4220 澳大利亞
  • 電話:+61 7 5576 1199

第八天,海邊落日。星期六,也許是多日疲勞,早上起來頭痛欲裂,身體告訴我快感冒了,一個人身處國外,小感冒也會帶來大問題,所以我決定哪都不去,靜靜等待朋友到來。可是,一個人在房間裡實在太無聊,我走到了酒店的遊泳池旁邊,和世界各地的人們聊起天,有德國的、英國的、紐西蘭的……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俄羅斯老頭,學心理學的,他說樹木花草會唱歌,而且有科學依據,這些歌聲會讓人心理舒適……下午5點,終於收到了朋友的資訊,約我去Potato Beach餐廳。我立刻從床上爬起來,租了輛摩托車,前往海灘,路上七拐八拐,終於到達了靠近目的地的地方。我小心翼翼地地駕駛著,注意著周圍車的方向,生怕又逆行了。但是,我還是被警察叫住了,又是那一套例行公事:靠邊停,拿出你的Driving License。我忐忑不安,沒有立刻給他駕照,看看周邊,有很多和我同方向的車,這裡不是單行道!我沒有逆行!我來了底氣:“What’s wrong?What happened?”他笑容可掬,說:”Only check your license”,我摘下頭盔,解開面紗(防止空氣污染),摘下墨鏡,打開包,他看了一下駕照,很客氣地讓我走了。進來停車場才發現,這是當地一座比較高檔的餐廳,位置非常好,還有海邊遊泳池,是欣賞海上日落的絕佳地點。來自世界各國的

遊客雲集於此,在氣氛濃烈的音樂下,大家盡情狂歡,我也立刻融入進去。由於我按時(下午六點)到達,正是落日之時,為了尋找觀賞落日的最佳位置,我一直走動,當我走出了餐廳,眼前豁然開朗,原來這家餐廳正對著海灘!我在柔軟的海灘上坐下來,看著紅彤彤的大太陽從海上落下,一望無際的天空和雲彩被染成了紅色,沒有任何遮擋,只有大自然,太陽緩緩落入大海,這美景讓我身心陶醉其間,感覺不到孤獨了。太陽入海後,天色並沒有立刻暗下來,回頭一看,一輪圓月已經迫不及待地高掛。遠處落日處天色漸暗,身後圓月漸明,照在海灘上,情侶成雙成對,我更加想念我的朋友了,她還沒有到達。這時,坐在我前面的兩個白人比基尼女孩已經等到了他們的男朋友,兩個男人把兩個女孩互相親了一遍,然後躺在他們身旁,關系好亂,搞不清誰是誰的情侶。我正看得入神,海灘上走來一個強壯的峇里島本地男人,接著就是文章開頭的那一幕……聊了一會後,那男人見我不是那塊料,走了,我卻感到有點惡心。正在此時,我的朋友來了,我立刻忘掉一切,跟她擁抱,坐在沙灘上聊了起來。原來她參加了一個會議,討論在峇里島用大功率電單車代替摩托車,我也很感興趣,聊得很開心。接著,我們起身走向身後的potato beach club,找了一個位置,躺了下來,面前就是狂歡的遊泳池、興奮舞蹈的比基尼女孩、和大肚腩的中東大叔,再遠處是椰樹下的海灘,非常享受。這個位置最低消費375人民幣,朋友問我的意見,我欣然接受,我很喜歡這裡,看得出她也很喜歡。這樣檔次的地方,如果在三亞,絕對是三倍價格。就這樣,美好的海

灘,美麗的落日,開心的人們,美味的食物,絕佳的果汁,開心的享受,在我臨行前一天的夜晚,我們在potato beach club留下了美好的回憶……只是,那狂歡的音樂不記得是什麼,完全沒有深度,與我在峇里島愛上的那首Tiada Lagi完全不在一個檔次,盡管朋友笑我,那是一首很老的歌。之後,

我送她去酒店,她要在那裡參加她表弟的婚禮,我們約好明天再相見,她要送我到機場。

第九天,依依惜別。

Denpasar

第九天,依依惜別。最後一日,我期待著朋友能早點過來,但是婚禮是在太累人了,她也起不了那麼早,我又孤單了。於是,我又走向酒店的遊泳池,和一個來自哥倫比亞的女教師聊了起來,她30出頭,擁有歐洲多國血統,看得出來。但是,直到她說還有印第安人血統,我才在她的臉上看出來那一絲特征。她獨自一人在此教西班牙語,雖然賺錢沒有在中國多,但她根本不在乎,對過於忙碌的工作不屑一顧。她沒有房子、沒有結婚、沒有孩子,但是她對世界的理解、國際的眼界,是遠超大部分中國人的。我們興致勃勃,不知不覺幾個小時過去了。朋友來了,這是我們在巴厘島最後的時光了,我們戀戀不舍。她送我去機場,不需要導航,因為她經常從那裡飛往世界各地。當我們途經她的大學,她興致勃勃地給我介紹,那是她學習了四年的地方,那是一所巴厘島風格的美麗的學校。

坐在車裡,看著路上飛馳的摩托車,我突然感覺沒那麼討厭那些摩托車了。夕陽下的城市,已經熟悉的環境,身邊的朋友,都讓我流連忘返。如今,要離開這裡,離開這座美麗的島,感到非常不舍,回國後護照就要上交,一年一次的出國機會,下次再來,是何年何月?朋友走了,在飛機上,只有巴厘島的空姐還帶著這座島的味道,世界各地的遊客,都是相同的世俗味道。飛機的走道狹窄,為了躲開空姐的送餐車,我把身體塞進了旁邊的座位,不小心碰到了一個白人的椅子,我立刻趕到那個椅子在劇烈晃動,似乎聽到了一句“Shit”,當我尋找這聲音的來源時,看到了椅子後面那個白人憤怒的表情和躲閃的眼神。也許又是我的幻覺?這點小事怎可能招致如此的憤怒?飛機上人不多,有個白人男子躺在中間的四個座位上睡覺,抱著他的白人女朋友,身材高大的他,腳伸到了走道,他的腳如此之臭,以至於空姐不停地噴香水都無濟於事。這些人,顛覆了我遇到的很多白人文質彬彬的形象,原來,不講禮貌是不分種族的……

這就是我,感情、享受、思考時刻伴隨著的我。就像那個哥倫比亞女教師說的,她從未見過像我這樣的人。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些奇怪的問題,甚至分不清是真是假,是否活在這個維度的世界?飛機是否降落了?我回國了嗎?

這是一段難忘的旅程,歡迎來巴厘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