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自駕遊——阿本家的藏餐

1811 月, 2019

雖然接觸很多藏民,但是還沒有吃過藏餐,抱著稀奇的態度晚餐和早餐都是在藏族兄弟阿本家吃的。

今天跑了600多公里,確實也累了,入住阿本家庭客棧,剛裝修好的,100元一個房間,晚餐在阿本家的餐廳吃飯,阿本的太太在廚房忙活開了。

下午才采摘的蘑菇。

黑黑的犛牛肚。

犛牛肚絲。

阿本的孫女,一點也不認生。

阿本的女兒卓瑪大學畢業沒有選擇在成都就業,而是回鄉幫助父母打點客棧的生意。

兒子還是有點高原反應,滿臉的不高興,今天下午在翻越海子山之前,高反嚴重,我們折返了幾十公里,準備打道回府取到稻城亞丁去香格裡拉走雲南貴州廣西廣東返程,在返回的路上,兒子又堅定了自己的信念,決定去西藏,到拉薩,從此全家一條心,無論千山萬水不問千難萬險,不到拉薩不罷休。

別人說,吃了藏家飯不會有高反,哈哈,我知道是一句玩笑話,但今天的晚餐還是豐富一點,想想萬裡迢迢離家,走了那麼多天,還沒有摸到西藏的大門,也別刻苦自己了。

藏地到處都是這樣的爐子,不但能取暖還能燒茶煮飯。

今天的晚餐,最下邊犛牛腸,中間炒牛肚、炒蘑菇,上邊野生豆苗、水餃。

最有異議的就是水餃,和北方的水餃一點也不一樣,這樣的應該叫抄手或者叫雲吞,最不濟叫餛飩,犛牛肉有點怪怪的味道。

我們一直把品嘗當地的飲食做為一項旅遊項目,這也是我不想參團旅遊的原因之一。

在我們吃晚飯的時候,這家的男主人阿本先生回家了,阿本是個非常英俊非常友善的藏族漢子。在他們家用“賓至如歸”一點也不過分。

阿本兄弟回來的時候帶來的是一簇旺盛的吊蘭,女兒和孫女都滿心歡喜。無論在內地還是在高原,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都是一樣的。

阿本得知孩子有高反,把家裡采摘的野生紅景天拿了出來,免費贈送我們。

據他們說野生紅景天對緩解高反有好處,紅景天泡水有點甜甜的香香的很奇怪的味道,孩子降不住那個味道,他堅持不喝,我倒是降得住,以後的兩天我都是喝得這個水,我的意思不能辜負阿本兄弟的一片心意,可惜我高反不嚴重,高反嚴重的不喝,至於作用大不大我不敢給準備去高原的朋友做有價值的參考。

外邊又下起了大雨。

外邊非常寒冷,房間裡溫暖如春,大夏天的用“溫暖如春”這個詞,我自己都感覺矯情。

阿本兄弟把自己采摘的冬蟲夏草拿了出來。

他說賣價一條26,後來到了拉薩,滿大街都是冬蟲夏草,要價每根都在100元以上,阿本兄弟的冬蟲夏草再便宜我也不買,對我來說沒有用處就是金條放我車裡賺沉,還要操它的心。

對我們來說只是做一下了解,增加一點知識。

阿本在客廳裡陪我看完了德國韓國的比賽。

因為德國輸了球,搞得我一夜沒有睡好,幾個人都說我“你又沒買德國的彩票,你著哪門子急呀”。我說我還沒買韓國的彩票呢。

我早早起床幫助他們煮酥油茶。

早餐酥油茶、面餅,酥油茶香甜咸的味道,如果你去西藏,建議還是嘗嘗吧。

卓瑪準備父親的早餐。

糌粑,由青稞炒面、酥油、奶酪和紅糖組合。

阿本在碗裡轉來轉去,一會把糌粑捏成一坨,我在對面給他拍攝錄像,他把捏好的糌粑遞給我一塊,香甜,有我小時候吃炒面的味道。

缽子裡黃黃的是奶酪,鄰居來到都是捏一捏,然後放到嘴裡,我們也學著嘗了一點,很香,奶味很重。

今天是六月十五,阿本早餐後和鄰居到海子山掛經幡、轉山,他們邀請我一起去,我們還要西行,婉拒了他們的邀請。

結賬,出發。

當我們走出幾百公里以後,阿本的太太發來資訊,說少算了25元的氧氣錢,我隨即給他們轉了過去。無論在家還是出門都要遵守一個無形的規矩。在我很小的時候奶奶就教育我“在家不打人,出門人不打”,話糙理不糙,行萬裡路也在踐行做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