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郵輪遊日韓:一次平淡卻又難忘的旅程,看到外面也看到自己

1511 月, 2019

這是我第一次坐遊輪,是一條很大的船,叫歌詩達。

Costa(歌詩達)是郵輪公司的名字,起源於1860年的Costa家族,有著悠久而輝煌的歷史。

我乘坐的這艘歌詩達郵輪全稱是“歌詩達大西洋號”。

相關資料:郵輪建於2000年。載客數2680;船員數857 ;船艙總數1057間 ;噸位 8.6 萬噸;長292.5米;寬32.2米;甲板15個;最大速度24節,航行速度22節。

這次我有幸同另外幾位小夥伴一起,開起了六天五夜的郵輪韓日行,體驗一次看似平淡,卻是不斷發現、不斷驚喜、不斷增長見識之旅。

郵輪的概念以前知道比較模糊,早年的革命家都是乘坐郵輪去歐洲、去美國勤工儉學,給我的印象乘郵輪是非常淒苦的海上之旅,歷盡波折;二是前些年看的電影《泰坦尼克號》郵輪卻是極盡奢華,蕩氣回腸又催人淚下,情節之外又是極度誘惑,誰不想有次這樣的浪漫之旅呢?

終於輪到我可以親近遊輪了,期待…各種的期待…

從天津國際郵輪碼頭上船,過關手續簡單快捷,但是人多還是要排隊秩序走,趕上暑期了,都是扶老攜幼的舉家出行,原來郵船最適合家庭遊、老人遊,把家庭搬到船上,而據說這次還有300多小朋友上船。

我的房間在七樓,是有陽臺的“海景房”,整體面積有二十多平米,整潔舒適,我在船上的大部分時間在這裡度過。

上船第一件事是參加救生演習,未雨綢繆,每個人都必須參加,遺漏者第二天要補課。船再大再好,畢竟不是陸地,只要有危險存在就要有防護措施。

接著就在船上順意溜達溜達,哈哈,好大,好輝煌。船長290米,高11層,重8.6萬噸,這不相當於航空母艦了嗎?

最引人註目的是賭場了,場地沒有澳門那些賭場大,但應有的項目一應俱全,只是要開到公海才能營業,也好趁沒人拍些圖片,到了營業時就不許拍照了。

後來幾天我有兩次來到賭場“賣單”、“扒眼”,其實我本人對賭博一點興趣都沒有,我甚至不能理解有人為什麼對這麼簡單的“遊戲”這麼癡迷,如果籌碼換成純的紙片還會有興趣麼?

真正感興趣的不是遊戲,是錢!雖然人們都知道風險,總還有冒險嘗試的人,我看到大部分都是輸的,特別是那些想試試的人,投入二三百美金,幾把就沒了。當然也有高手參與,但他們相對理智,輸贏有自己界限,到線即停。

也有幾位上船就是來賭的,掏出換籌碼都是成沓的百元美鈔,有的還帶著隨從。二十多年前有個香港人對我說:“不賭不嫖,不叫華僑”。看來中國人嗜賭習性確實存在。

船上有個非常大的“劇場”,可以容納一千多人,每天都有幾場專業演出,基本沒有重樣的,歌曲、雜技、魔術、舞蹈、滑稽等表演。都是歐美風格的節目,演出也是歐美的演員。

都是歐美風格的節目,演出也是歐美的演員。

到了吃飯的時候,正餐廳在二、三樓,同時可以容納1400人就餐,只是這裡供應基本是西餐,每天變化不同,就餐時服務員還有表演和娛樂。

最後一天還有龍蝦…

在九樓還有一個很大的自助餐廳和匹薩屋同時開放,供應中西餐,平時還有中間茶點,總之,你在船上是餓不著的。如果你想吃的更好些,十樓還有一個小餐廳,不過是另收費的,而且價格嗎…貴!

吃飽了就可以各個酒吧,大廳盡情的瀟灑了,各種小規模的演出,舞蹈,全部是邀您參加的,大家同樂,一直延續到深夜…

如果你覺得這些不適合你的口味,還有棋牌室、手工室、圖書室、健身房、遊泳池。

當然不能少的還有免稅店,每天都有打折活動和小規模商品拍賣。

還有各種的講座、舞蹈派對、遊戲比賽,在船上你絕對清閑不著,也寂寞不著。

但我個人喜歡的還是清晨和傍晚在甲板上散步,拍郵輪、拍大海、傾聽海風的聲音。

大海給每個人的感覺不同,而每個時段又有不同韻律。

在晴朗的天氣我會拍到日出和日落。

還有那些等待看日出日落的人們。

有充足的時間來拍船上的遊客,看看他們的欣喜或者沉浸,而最多的是遊玩和娛樂。

有時覺得他們樂了,我也就樂了。

還有油輪的各個角落期待我的探尋和引誘我的好奇心。

遊輪給每個人帶了不同的感受,但快樂與好奇,還有見識是一樣的。

這趟郵輪是天津-韓國濟州島-日本福岡-天津。但韓日兩地是集體上岸遊覽幾個小時,是團遊並有當地導遊帶領。

韓日遊其實安排的主要是購物,雖然也都有一個小景點看看,但給的時間可丁可卯,主要時間都是購物,化妝品、電器加上藥品,大包小包拎上船。

我因為已經去過四次韓國,並在十五年前有次日本深度遊,對此也興趣不大,但還是買了一個韓國高壓鍋,一個索尼的耳麥,給母親買些藥品。你可以不喜歡韓日,但不能不喜歡韓日的東西。

此行我說平淡,因為一切都是沒有懸念的,對於郵輪的概念以前雖然模糊,但不是讓我驚詫萬分,畢竟國家開放了這些年,耳聞目染也能知道一些外面的世界以及那些以前同我們生活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坐郵輪、甚至坐最豪華的郵輪對於富裕起來的中國人並不是太遙遠的事,我能,大家也都能。

說難忘是我看到油輪的管理與服務的標準化和規范化,有非常成熟的理念和運行體系。看似簡單的環節都有其嚴密的操作流程。全面、周密、細節,確實值得我們很多行業學習。

我們看到客房服務、餐飲服務、演出演藝都是有條不紊,無懈可擊。要知道這可是對兩千多人同時進行的服務啊!

還有幾件事我印象深刻:

其一:三層的咖啡廳一位音樂家演奏小提琴,都是古典曲目,我過來時已經快夜裡十點了,觀眾也只有兩位女士,但他和一個彈鋼琴的女伴仍然認真的演奏,我本想拍幾張照片也走,但他的琴聲吸引了我,不知不覺放下了相機,我覺得他的琴聲就是一種傾訴,而我聽到的是一種心聲。我把掌聲給了他,他也頻頻同我致意。我在吧臺要了一杯啤酒,此時我想沉醉,這琴聲就是傾訴給我的。

觀眾只有不斷變換的三兩個人,他拉的依然及其認真。吧臺服務生看我癡迷,又送了我一盤小點心,直到夜裡十一點多他拉完了琴譜上的最後一只曲子,我陪伴了他一個多小時。

其二:日韓上岸團遊,我們團裡有位北京老大哥,上車就難為地陪導遊,由於他坐在前面,導遊說一句,他說兩句,都是逆向而行,聲音還極大。韓國導遊想給大家介紹一些化妝品,老哥說“我研究過,什麼化妝品都含汞,都有毒,我在家只讓媳婦擦蛤喇油”。把導遊噎的沒了話,場面沉悶,一時大家都覺得尷尬。

在福岡地接導遊是位來自中國東北的小夥子,在說到日本醫療比中國先進,癌癥早期發現,治愈率達到90%時,老哥說他就住在北京腫瘤醫院附近,連日本人都來看中國癌癥,中國醫院也非常先進。最後語言不協調,又扯到敏感的中日關系上,立刻變得氣憤填膺,不僅話多嗓門也大了,小夥子臉紅脖子粗解釋,最後不得不給他道歉啦。

最後一車人都有意見了,大家不是要聽大哥你亂侃的,你就不能厚道點。導遊說這些是他的工作,介紹日本和當地文化是程序,你不愛聽可以不聽,但大家也沒有人想聽你的。

理解、尊重、律己,是做人的品德,在外面更要克己。

但我這次福岡也犯了錯誤,由於理解錯了時間,一邊去喝咖啡了,結果遲到了二十多分鐘,覺得非常抱歉!

其三:我房間的服務員是來自中國山東的小夥子,他們一個工作周期是八個月,這段時間是沒有休息日期的,每天要工作十一個小時,每天房間要打掃兩次,還要處理臨時事情,如分發資料等。他一人負責二十多個房間。打掃房間完全按工作流程,不許有死角,不能有任何偷懶。

他說工資只有一萬塊,但如果在船上花費非常高,如上網,每小時是8美金,船靠岸他們要打掃房間,只有中午才有一兩個小時上岸,也幹不了什麼,基本是打電話或找免費 網路。

他早上七點開始上班,但中國遊客一般起的晚,到中午才能收拾房間,非常緊湊。說起各國遊客的不同,他說歐洲遊客比較客氣,安靜看書,很少聚一起打牌;日本遊客文明程度高,房間都非常乾淨;中國遊客比較吵,喜歡大聲說話,特別是這次有很多小孩,房間特別臟亂,打掃起來很吃力。中國遊客還不知道尊重人,文明程度我們同一些國家還有很大差別。

說話間對門一位大爺過來同他要茶葉,說“你怎麼不給我茶葉?”服務員說“我看你茶盤上不缺啊?如果缺了我就給你補上。”大爺說“別管我用不用,你每天都要給我一份”。這就是文化和習慣上的差異,歐美人覺得公共物資不浪費為主,中國人覺得你不給我就是欺負我,甚至就是吃虧。自助餐廳也是很多人都是滿滿的裝盤,吃不完寧可剩下,而不管後來的人是否還有份,而看到喜歡的水果就滿盤裝,我就看到一位大姐吃了一大盤子荔枝,接著又去拿了滿滿的第二盤,而不管別人是否能吃得到。

遊輪上看到不文明、不衛生、不講究的事情太多了。

豪華遊輪有錢誰都可以做,都能上去了,但素質也要跟得上,否則你不僅會看到那些洋人不解的搖頭,也會看到中國員工無奈的苦笑。

歌詩達大西洋號來到了中國,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另一種方式的旅遊,讓我們開眼界,知道了世界,還有很多應該讓我們學習和沉思的地方。

這是2016年寫的,現在“歌詩達大西洋號”是否還在這條線上,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