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眼中的成都,一座“網紅”城市的AB面

179 月, 2019

文/麥穗小魚

國寶,大熊貓

題記:

張藝謀說:“成都,是一座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趙雷唱:“和我在成都的街頭走一走,走到玉林路的盡頭。”杜甫吟:“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無論是張藝謀,還是趙雷,亦或是杜甫,他們都是成都的代言人。究竟是誰捧紅了成都,我們不便深究。

但,成都這個城市確實是火了!

一如那個“能帶我吃飯就好”的網紅——成都小甜甜,火的一塌糊塗。

有人說,成都是現代的;有人說,成都是緩慢的;也有人說,成都是“火辣”的。

今天麥穗小魚就和大家一起去領略成都的“AB”面。

01/成都,恨“慢”

什麼是理想的城市?

千萬人心中有千萬種答案。

有人愛城市的燈紅酒綠,有人鐘意於小城的古樸與典雅;

有人喜歡城市的繁華與熱鬧,有人向往田園的寧靜與自然;

有人留戀城市的國際范兒,有人忘返於街巷村落的傳統韻味;

有人追求施展野心的平臺與機會,有人希望過一個安穩恬淡的“桃源”生活。

……

如果有一座城市顛倒眾生,可以滿足你全部的想象,那她一定是——成都!

成都,很慢!

成都人常把“巴適”掛在嘴邊,閑適緩慢的生活節奏是這座城市的名片。

成都人不會辜負任何一個出太陽的日子,也不會冷落任何一家藏在某個巷尾的茶館。

無論清晨還是傍晚,倘若你到成都的公園裡走一走、看一看,定會被人們悠閑緩慢的生活節奏所震撼,又會被他們的悠然自得所感染。

一張方桌,一壺清茶,三五好友,相談甚歡。

成都公園一撇

他們仿佛是置身事外的天外來客,塵世間的是是非非與他們無關,生活中的吵吵鬧鬧與他們無關。在他們臉上仿佛看不到焦慮,也看不到迷惘,永遠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樣。在成都,曬曬太陽,喝喝茶仿佛才是正經事,竹椅子一躺,龍門陣一擺就是半天。

你驚愕納悶之餘,不免會被成都人的“怠慢”所感染。原來,抽離了自尋煩惱的焦慮,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原來,這才是自己夢寐以求的生活啊。

來成都旅遊的人們,倘若沒有在成都街頭的茶館裡悠然自得地坐上一坐,喝上一杯蓋碗茶,真的就如同沒有來過這裡。

寬窄巷子

成都的“慢”是出了名的,一如大熊貓般慵懶可愛。“吃點串串香,打點小麻將”,悠哉悠哉一天就過去了。

有個笑話說,成都人最喜歡聽的一個詞就是“三缺一”,只要聽到這個詞,便會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過去,殺他個三百回合。其速度,連“百米飛人”博爾特都自愧不如。

成都人的慢,是深入骨子裡的。就連講話都是慢慢騰騰的,走路也是慢慢悠悠的。坊間說:“成都的慢,有其歷史原因,也和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有關。”

一方面,成都位於四川盆地西部,成都平原腹地,四周山巒交錯,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即使外面炮火連天,但是“蜀道難,難於上青天”,戰火也燒不到成都這塊風水寶地。成都人依然過著悠然安寧的生活,漸漸的便養成了慢節奏的生活方式。所以,自古以來成都便有“天府之國”的美譽。

另一方面,眾所周知,川軍驍勇善戰,自古以來便有“無川不成軍”之說,歷史上亦多有記載。比如,宋元之戰後,揭溪斯在《彭州學記》中說道:“惟蜀與宋終始,聲教淪洽,民心固結,固國朝(蒙元)用兵積數十年,(蜀地)乃克有定。”大意就是說“蜀地民心團結,將士勇猛,蒙古軍用了幾十年,才攻下一二。”李宗仁將軍曾說過:“八年抗戰,川軍之功,殊不可沒。”正是因為川軍的勇猛使得敵人聞風喪膽,不敢輕易入侵,這才守護了成都的安寧,也讓百姓養成了閑適的生活習性。

慢,是一種生活態度,也是一種智慧。但是,慢並不代表消極懈怠、不思進取,而是換了一種心境去聆聽世界,欣賞美好。更是為了用心平氣和的態度,氣定神閑的姿態去開拓進取。

02/成都,也很“快”

川劇變臉深受大家喜愛,無論你多麼聚精會神,大師們瞬間變換臉譜的速度總會讓你深深折服。一個字,快!

在成都人頭攢動的地鐵站裡,在高樓林立的CBD商圈,在科技飛速更新的天府軟件園,你隨處可見行色匆匆的人群。他們就像這變臉一樣,大步流星,只爭朝夕。

這些“快”,給成都的發展提供了不竭的動力,使成都成為了一個越來越具有活力的城市。

2019新一線城市排名新出爐,成都赫然超過了杭州,領跑新一線城市。當然,還有越來越多的標簽——中國新一線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第一名、最具幸福感城市、全球發展最快城市、最具活力的城市、最佳旅行目的地……,無數光環和榮耀的“加冕”,印證了成都改革開放快速發展的40年。

不如,就讓大數據帶我們走進不一樣的成都:

40年來,成都的GDP翻了386倍;2019年共有9條地鐵線路同時在建,全國絕無僅有;從“少不入川”到現在流行“蓉漂”,成都每年吸引25萬高端人才落戶;成都中電熊貓顯示科技團隊創下“從項目開工到下線點亮僅用時16個月”的紀錄,創造了全球同類型液晶面板項目建設最快的“成都速度”;隨著一汽大眾、沃爾沃、吉利汽車等知名品牌整車生產企業落戶龍泉驛,成都實現了每分鐘出廠一輛汽車的“成都造”速度;還有“中歐班列(蓉歐快鐵)”更是拉進了成都與世界的距離。據說,成都還是出產“網紅”最多和最快的城市。比如,前不久讓人趨之如騖,爭先恐後想去成都一窺芳容的“成都小甜甜”。

成都“小甜甜”

這些“成都速度”的背後,迸發的是成都人幹事創業的熱情,印刻的是成都人高效的做事風格。

《第一財經周刊》調查研究表明:除北上廣深外,成都是商業精英們追逐財富夢想的最佳選擇。他們紛紛來到這個謎一樣的城市安家創業,揮灑激情。這些業界精英的到來,也帶快了成都人工作和生活的節奏。

數據源自2016年第23期《第一財經周刊》

看到這裡,你還會覺得成都是個“慢”的城市嗎?

成都的“慢”是浸入骨髓的,成都的”快“也是流淌於血脈的。

她的”慢“在於生活,而她的”快“在於幹勁。或許,我們只有讓自己的心徹底地慢下來,才有勇氣和動力去迎接明天的遠航。

03/成都,很現代

去過成都的人一定會到太古裡和素有“百年春熙”的春熙路走一走,因為在那裡我們能感受到國際化大都市的繁華,能體驗到年輕人的躁動,撲面而來的盡是現代化的氣息。

說起春熙路,還有一段典故。

春熙路原名為“森威路”,由軍閥楊森於1924年建成。因楊森頭銜為“森威將軍”,故命名為“森威路”。後楊森在“統一四川”之戰中被趕出成都,眾人認為再沿用“森威路”已不妥,遂改名為“春熙路”。春熙路,取老子《道德經》中:“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臺 ”之意,以描述這裡商業繁華、百姓熙來攘往、盛世升平的景象。

春熙路

春熙路和太古裡兩旁,國際一線奢侈品品牌匯聚於此,穿者性感、打扮時尚的小姐姐隨處可見,偶爾還會遇到一些你想都不敢想的明星。

小貝遊太古裡

當萬人迷小貝亮相成都太古裡,你會不會覺得很驚訝?

其實,不必咂舌。這種奇遇經常會上演,說不定你晚上鉆到一家火鍋店吃飯,就會給你帶來驚喜。

明星們紛紛“露臉”成都街頭酒吧、火鍋店,早就不是什麼稀罕事了。

現代化的城市,總有那麼點不安分。

根據《2018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成都恰恰是不安分指數最高的新一線城市。

成都到處洋溢著青春的活力,在公園裡常常會遇見拍二次元、三次元的小姐姐。她們不遮不掩,灑脫自然。用自己的青春點綴著這座現代化的城市,用永恒的圖片記錄著這座現代化的城市。

有人說:“看一個城市的是否具有國際范?是否具有魅力?只要看看國際時裝周會不會選擇在這個城市發佈就知道了。”

這些年,各大時裝周相繼在東京、首爾、北京、上海亮相後,成都毫無例外地都會成為延續這波國際品牌跨界浪潮的下一站。

這就是成都的魅力,她的現代化氣息猶如巧克力豆,醇厚而自然。美國每日精英網站(Elite Daily)發佈2018年全球最值得去的8個炫酷城市,成都竟然是唯一上榜的中國城市。

成都,就是這樣,現代且酷,帶著些許的“不安分”。

04/成都,也很古樸

李白曾吟詩道:“九天開出一成都,萬戶千門入畫圖。”,所以說,成都的歷史非常的悠久,有著濃厚的文化底蘊。

成都是有著4500多年城市文明的歷史文化古城,是古蜀文明的發祥地,也是中國十大古都之一。周太王遷岐,以“一年成聚,兩年成邑,三年成都”,遂取名蜀都。三國時期,成都亦是蜀漢的國都。中國唯一的一座君臣合祀祠廟——武侯祠便修建於此,以紀念諸葛亮的忠烈。大詩人杜甫曾在《蜀相》中有雲:“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如今的武侯祠松柏竹木鬱鬱蔥蔥,氣象一新。來此遊玩的人,絡絡不絕。

古蜀王、秦王、漢王、李冰父子、諸葛亮等王侯將相,及李白、陸遊、杜甫、王勃、盧照鄰、薛濤、李商隱等文人墨客均對成都青睞有加,紛紛在其建功立業,亦或為之吟詩作賦。

這裡有,李冰父子歷時14年建成的世界水利史上的驚世之作——都江堰;這裡有“自古詩人例到蜀”的杜甫草堂;這裡還有許多讓人流連忘返,寧靜而古樸的古鎮。

千年以來,上至王侯將相,下至升鬥小民他們共同營建出了一個最具人間煙火氣的城市。

成都的古樸,在錦!

我們都知道中國的四大絲綢之一便是蜀繡,即,蜀錦。今天,倘若你走進成都周邊的一些古鎮,定會發現很多老宅內依舊陳列著一臺古老的織佈機,成都博物館亦有收藏。

據史料記載,秦漢三國時期的成都盛產蜀錦,其品質冠絕中華。不但被當地達官貴人競相購買,還出口魏、吳,遠銷異域。但是,百姓私自生產、銷售蜀錦泛濫,極大地影響到蜀漢政府的國庫收支。所以,有“今民貧國虛,決敵之資唯仰錦耳”之說。

為控制蜀錦的生產,蜀漢政府在成都城西修築官府作坊,命名為“錦官城”。自此,成都便多了一個美麗的別稱——“錦城”或“錦官城”。

杜甫在《春夜喜雨》所暢抒的“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就是指如今的成都。

於是,大量冠以“錦”字的地名也在成都湧現。最出名的當屬錦裡和錦江,當然還有很多。

錦裡

成都的古樸,在韻!

成都周邊的古鎮眾多,街子古鎮、洛帶古鎮、黃龍溪古鎮、安仁古鎮等等。走在這些古鎮裡,你會忘卻煩惱,徹底的把自己放空。仿佛在這古樸的世界裡,你可以穿越到小時候,無拘無束,無憂無慮。

古鎮裡的拱橋、老樹、吊腳樓,還有那經過時間洗滌的青石板路已經被磨得發光發亮,雕花的門窗,褐紅的木閣樓,恍惚間還以為巷子口會走出一位撐著油紙傘如丁香般的姑娘。或許,在這裡你能找到真正觸動你心靈的東西。

洛帶古鎮

成都的古樸,在深!

有句話說:“任何一個古樸的城市,絕少不了文化的侵染。”成都亦是如此。

當你走在琴臺路上,你依稀可見那一塊塊鋪路石,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為追求愛情,沖破封建枷鎖而私奔的腳印。那架古琴,仿佛依然在演奏者《鳳求凰》,低沉而婉轉的琴聲飄蕩在天府之國的上空,似乎在向每一位路過於此的人們傾訴著他們浪漫的愛情。每當聽到卓文君《白頭吟》裡那句“願得一人心,白頭不分離。”人們便對他們排除萬險,追求真愛的故事感慨萬千。

琴臺路——古琴

當你走在古樸典雅、清幽秀麗的杜甫草堂裡,你會被“安史之亂”後,杜甫攜家帶口輾轉入蜀的境遇所感慨,也會為他懷才不遇的一生所感慨。一如他的詩裡“萬裡橋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滄浪”所描寫的一樣,他的一生也是“蒼浪”的。

成都古樸的文化氣息隨處樂見,即使在鬧市,你亦可去寬窄巷子體驗她的古色古香。寬巷子進窄巷子出,亦或是窄巷子進寬巷子出,這一進一出,你便可體悟到人生不過就是寬寬窄窄,起起伏伏,隨心便愜意,隨性便淡然。

“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的成都,“慢”與“快”齊行,古樸與現代並存。她如迷一樣讓人向往,如夢一樣讓人沉醉,這或許就是張藝謀“來了就不想走”的真正原因吧!